Wednesday, 31 August 2011

夏雲秋雨 ( 第一章 / 二 ) Summer Clouds and Autumn Rain Chapter 1.2










秋露才從樓梯下來,一位面容慈祥,半禿頭,鬢邊和髮腳都灰白了的高個子馬上迎上來:「秋露,你去了那兒啦?」

這個六十來歲的英國紳士候活威爾遜在倫敦地產界非常成功。在英國,法國和意大利都有別墅。他和太太伊莉莎白是秋露畫廊的常客,經常買她展出的畫掛在他們不同的家裹或送予親友。

這一刻,她卻不想和他們細談,她需要快快找著那叫晴兒的女孩和打探她的身世。

「噢嗨,候活!你預訂的那兩幅看到了沒有?還有看到些喜歡的麽?」她捉著他的雙手緊緊的揑了揑,說:「對不起我現在被些很嚴重的事情困住,你給我十五分鐘,或者我叫珍妮過來好嗎?」但珍妮,翠絲和亨利全都在招呼著客人們。從眼角中,她看到那女孩。她對候活指指那在畫廊中央的辦事桌說:「如果你要的話,去我右邊最上端的抽屜內取一塊紅點貼紙,喜歡那張便把紅點先貼上去,我轉頭回來才替你登記!」說完,揮了揮手,便馬上趕到那女孩身旁。但一時間也不知再找甚麽藉口和她說話才好。

「嗨,晴兒......」她不想也不能浪費時間了。「是這樣的,你知道這個畫展的畫家雷民--」,秋露吞下一口氣,藉這空間去冷靜一下自己和選擇適當的辭句。同時輕撥去垂在睫毛前的一絲散髮,最後决定把雙手垂下來交叠著,那樣可以避免自己看來不知所措的模樣。一個快四十歲的女人跟一個十多歲的少女說話,怎麽可以這樣慌張的?

用一個温和可靠的微笑去鞏固自己和對方的信心,不知那兒來的急智,她說:「--他--托我向你詢問,不知你有沒有興趣做他的模特兒?」

意味到這樣唐突的建議有點冒昧,特別是對年輕的女子。她隨即補充道:「雷民是一位很可靠的畫家--我的意思是--他是一個很可靠的男人。」秋露也覺得自己這樣的保證很無稽,随即便說:「--我的意思是,他不是壞人!」

晴兒靜靜微笑地看着她,聽她說完了,便禮貌地回答:「啊!真的嗎?那太好了。 只是,不知我 -- 是否合適 ...

秋露第一次仔細看清楚這少女的樣子。那两個淺淺的梨喎在她純真的笑面上露了臉,噢 ...... 我認識那神情!秋露的心突地又絞痛起來。忍不住用手輕輕撥開她掠在額前的留海,看到那雙清秀卻濃密的長眉,秋露差點兒哭了 。晴兒, 這個名字...... 這個她和展帆以前說過,將來假如有孩子時會用的名字!這孩子的梨喎和眉目,顯然都是她爸爸的遺傳。這會是她和展帆的孩子嗎?

*下回續*



3 comments:

  1. Dear Jane,

    你的故事描述的真的很生動.秋露看到自己的孩子一定很紮心.那幅畫是百合嗎?一看到就讓我好喜歡!好像看到真的花兒在眼前飄逸,還有些凋零的花兒....這應該是你家窗台吧,是嗎?

    等下再找時間看你的下一篇.

    ReplyDelete
  2. Dear fish,
    多謝你來讀我的故事,並告訴我你的感受。

    那幅畫是蘭花 Orchid,平時多數只有一株裁在盆子裏,但這兒是一大束的,打散就是這個樣子了 :)

    再謝你的友持!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