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6 August 2011

夏雲秋雨 ( 第一章 / 一 ) Summer Clouds and Autumn Rain Chapter 1.1











第一

倫敦 二OO八年




「秋露,你怎麼啦?」亨利從後邊走來按著她的腰,湊近她臉旁,雅萬利鬚後水氣息輕輕送來。
他幾時進來的,她似乎亳無所知。

「噢,你有事找我嗎?」秋露好像不知自己身在何處。

「下面忙得很哩!珍妮和翠絲都應付不了,我又要陪著雷民應酬——唏!秋露,是不是不舒服
了?要不要我找奇雲上來看看你?」奇雲是他們的朋友,也是哈利街成功的整容醫師。

「我的樣子很難看嗎?要麻煩整容大師!」秋露好像終於慢慢地回到這個世界來,但面色仍然蒼
白還茫茫然似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亨利很體貼地微笑道:「除了整容之外,普通的醫學常識,奇雲恐怕還
懂。」接著他便去捉她的手,還想說甚麼。

她輕輕把他推了一把:「你不是說下面很忙嗎?你先快下去,我馬上就來。」

說完,也不等他回答,便將他關了在門外。靜靜地舒一大口氣,背靠住門,合上眼;她的心此刻不知是在跳著還是被切割著,砰砰然的痛著--她試試深呼吸多幾回,心想我要堅強--因為被遺棄的過去,這麽多年後還是來把她找著了。說實在的,她此刻的感受竟是亦驚亦喜。

轉身對著壁爐上橫掛著的大鏡子。她今天晚上穿了條黑色香奈兒 Chanel 真絲連身及膝裙,小企領,無鈕低開的上身被半透明的小蓋袖襯著。修緊的腰身,下擺同質半透明的綉花黑絲,蓋著黑色的襯裙搖曳著。簡單的珍珠鑲鑽耳垂和項鍊墜子配鑲鑽手鍊。挽在脖子後雅麗卻隨意的髮髻,柔軟微鬆的幾絲掛在鬢邊頸後的散髮,把秋露勾畫得有如畫中的古典美人。別人說怎樣看她也不像一個三十九歲的女人。她觀視著鏡中的自己,試試回想二十年前的樣子。

剛才那披著柔柔長髮的中國少女,一進門便吸引到秋露的注意力。那雙漂亮烏黑的眼睛隱隱透著憂鬱,輕顰淺笑間又有些淡淡的淒然。生活在藝術世界裹這些年來的經驗,敏銳了秋露的觀察能力;她既好奇又關心,為何這樣一張美麗年輕的面孔卻竟然如此的缺乏光彩?那女孩夾雜在一班年青人中走進畫廊,他們個個都胸挺背直,圓鼓鼓的臀部和曲線玲瓏的身形,不用說已看得出是批舞蹈學院來的學生。跟著他們後面壓陣的那個男人,看來有三十歲左右,留著金色微鬈半長不短的髮;有好幾次,手總是有意無意地輕放在那中國少女的小背上。秋露看在眼內,心裹突然對那女孩產生起一種近乎母性的保護感,和對她身邊人的戒備心。

之後賓客們陸續出席,秋露便開始忙過不了。今天晚上這個畫展,是一名剛出道不久的年輕男畫家的個展。畫中都是舞者的形神和動態。他是秋露發掘的新星。五年前從皇家藝術學院畢業,不加入時下最出風頭的英國現代派,卻專心製作真誠的意像畫。構圖瀟洒豪邁,筆觸勇敢中見細
膩。秋露給他很多支持;等了一年多,作品卒之完成。今晚是展覽正式開幕前的私人預展酒會,
她發請帖去倫敦市內所有她認為對這類素材有興趣的美術收藏家、工商集團領袖、高級行政人
員、專業人士、上流社會的紳士太太淑女們,以及倫敦幾間著名舞蹈學院的校長和導師。看來那
女孩一定是跟著導師來的學生之一。

當女孩走近時,秋露聽見那男人用帶著英語發音的中文喊她的名字叫她過去:「晴兒,can you
come over here and have a look at this one? 」 秋露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那名字--是他
說得不正確吧?那會這麽巧的?她再也集中不了精神,勉強而神不守舍地和客人寒喧了一會,便
把來賓留名的紀錄冊挾在臂彎下往那女孩的方向走去。站到她身邊時,秋露伸出手來,故作輕鬆
地說:「Hey! My name is Cheryl, do you speak Chinese?」

那女孩冷不提防,臉上一紅,輕輕地握了握秋露的手,禮貌地用廣東話回答道:「我會的。」
秋露太高興了,馬上鼓起勇氣,「你從香港來的吧?」

女孩面上的紅霞已漫延到耳根去了,羞澀地說:「不,我住在這兒--英國」,微頓一頓,低聲道:「但我是在法國出生的。」

秋露差點沒暈了過去。她的呼吸突然加緊,面上感到一冷,血液彷彿都全部流走去了。顫抖著, 她問:「......那你叫什麽名字?」

「晴兒,張晴兒。」

秋露突然覺得天旋地轉起來,心中有萬千痛楚和疑問卻不知如何是好。那男人竟又走了過來,她只得請他們两人都把聯絡資料留下,說將來有同類畫展時可以再邀請他們。之後她迅速跑到樓上的辦公室去,心內七上八落,正在考慮應要從那兒開始尋起......,亨利便上來找她了...... 。


*下回續*










10 comments:

  1. 有畫有故事, 女主角的淒然呼之欲出...

    就這麼約定, 每個星期來聽故事 :)

    ReplyDelete
  2. 故事開始了,還好我來得及就坐.我最最喜歡看故事了.可是我有一個不太好的習慣,就是每次都先偷看結局,不然會睡不著,怎麼辦....

    文章配合Jane的畫,好浪漫.這畫是你們家那裡的風景嗎?

    ReplyDelete
  3. Dear Miss LK,

    多謝你來聽。曉得有知音的朋友在坐,我會更用心去說。

    等了這些日子也是值得。很高興有知己好友們,大家可以彼此支持,互相鼓勵。

    ReplyDelete
  4. Dear fish,

    我年輕時也跟你一樣。現在已學會了欣賞作者費心的安排,沿途的情節很多時比結局更為精彩哩。

    是呀,這幅畫的背景是我們家附近的一個有池的野郊公園,四季的景色都很優美的。很多謝你的喜歡。

    ReplyDelete
  5. 很漂亮的畫及引人入勝的故事;期待下一篇..

    ReplyDelete
  6. Dear soccerlover,

    知道有你和那些好朋友在看我的畫和讀我的故事,我會用心的去寫。

    ReplyDelete
  7. Dear Jane,

    真是叫人胸口一緊的第一幕!讓人懸著心~。
    我來了,想繼續聽妳把故事娓娓道出。
    好美的畫,是秋日的黃昏?

    ReplyDelete
  8. Dear Moon,
    我隨說隨看,雖然暫時見不著你,但知你會在某處默默支持我。你現在來了,我當然更加振作了!
    這是一個頗長的故事,希望不會把你們悶倒。
    謝謝你,是啊,真好眼光,是靠近黄昏時份。

    ReplyDelete
  9. Jane, 颶風天,窩在家裡,讀妳的故事,風風雨雨都聽不到了。讀到妳提奇雲是成功的整型醫師,我的反應與秋露相同,差點嗆到氣,莫非這是亨利個性的伏筆?!

    ReplyDelete
  10. Dear V,
    見你在此,我自是喜悅,知你在風雨中平安,更為寬心。
    你的觀察力很細微。我們的生命中,總有個像亨利這樣的人。
    我會很重視大家的反應、分析、評鑑 ... 有任何想法,不要保留,請随時告訴我,先謝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