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 September 2011

夏雲秋雨 ( 第一章 / 三 ) Summer Clouds and Autumn Rain Chapter 1.3







秋露挨在亨利的平治 Rooster 跑車座上,合上眼當作是因疲累而休息。

亨利悄悄地選放她喜歡的古典交嚮音樂。他不知道今天晚上是那些事情影嚮了她的情緒。酒會開幕前她還是好地地的,預展又這樣成功,一晚數小時下來賣去過半的畫,這對於在他們畫廊裹處女登塲的新秀來說可是罕見。加上她對這雷民非常提攜,照理這時他們應該帶著大隊去宵夜慶祝才對,她卻要直接回家,他知道一定是有些理由。猜想可能是與父母有意氣。他知道她與家庭的關係很多時引致她情緒的上落。亨利有時覺得,她總是說不在乎他們的看法,但她這麽多年來的掙扎和努力,如果不是為了要對他們証實點甚麽的話,她又要對誰交待?

「......噢,秋露啊秋露!」亨利內心在痛苦地低叫:「......你幾時才可以讓我進入你深心深處,與你一同分擔生命的苦樂呢?」

第一年在美術學院做同學時,他早已對她傾心。但她身邊總是被幾位從香港來的中國學生朋友包圍著。他自己是英國出生的中國學生,語言和生活習慣都與他們都有點格格不入;儘管秋露在校中和他是很好的朋友,尤其是開始時她的英文還不太流利,遇到他們有空堂,她多數找他練習會話和發音,也經常替他的功課提供意見。她是班中最年輕成績卻最好的一個。那時她十八,他二十歲......他是如何深深的愛上了她!奈何......只奈何他始終沒有機會;其實是沒有勇氣讓她知道他對她的感受, 跟著展帆便闖進了她的生命...... 。

當那管弦樂團演奏至莫扎特的第二十號鋼琴協奏曲羅曼史之中段時,亨利側過頭去看她,一大顆淚珠正徐徐地滑落她右邊面來。他沒有說話,他知道,如果她不想告訴他,問也是沒用。他給她的手細細一握,體貼地遞上面紙,一言不發地朝著她在金絲雀碼頭的住所駛去。

秋露初來英國時,那區還在首期重建階段。金絲雀碼頭在倫敦市東部,本來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港口之一,很多年前是地中海和加拿利群島的蔬菓入口站。隨著時代的進展,業務卻逐漸息微。八0年前港口內的碼頭均已相繼倒閉。後來經過各大企業集團不斷的努力發展;今天的金絲雀碼頭區,已躍身一變,成為可以與倫敦市平分秋色的財經商業區,酒店,購物,美食天堂和高尚居住階層的區域。

秋露現在住的那幢哥本哈根式全玻璃外模大厦,兩年前得到侯活的內幕消息,知道頂樓連天臺的屋主在剛購入並正預備入伙時,突然托朋友十萬火急平價出售。秋露便用不到一百萬英鎊的價錢買下;經過两年來的升值,時價已比她當天付出的超過兩倍以上。

亨利駛進了大厦的地下停車場,泊了車後讓秋露下車。乘電梯直上十九樓,陪她來到她的家門前。她開鎖和扭開大門後,便轉身對他說:「我不招呼你進來了,你也早點回去吧,明天還有許多事情要辦哩!」

亨利知道要堅持也沒用,便說:「我早上來接你好嗎?」

「不必了,明早我想自己駕車入城,下午有很多地方要去。」

看她頑固而堅強的神情,亨利只覺她莫如風雨中飄搖的花枝那樣,更惹人憐愛。他上前去,把她摟進懷裹,親她緊瑣的眉心和她的前額,體恤地輕撫她的背彎,道道觸電似的感應赤熱地從掌間直透至心內;他有著很大的衝動--卻只能用無比的自制能力--扶起她的臉,在她軟潤的唇上一吻,柔情地說:「真希望你會讓我來擔當起照顧你的責任。」

「不是讓你送我回來了?」秋露低低的說。被亨利摟緊的一剎那,她雖然有點感應,然而,她的心再一次被阻擋過來,又是那層障礙。--也二十年了--始終仍在那兒,無法把它拿走......好像只要是受著苦,受著折磨,才不會忘掉。今天晚上與睛兒的相遇--重逢--她還可以再逃避嗎?她扶著亨利偉岸的臂膀,在他面上輕輕一吻便進屋去了。

初搬來的時候,實在深愛這居住環境,這兒簡直是每個成功的單身職業女性夢魅以求的住所。特別是她幸運地擁有最頂两層相連的penthouse。一進門便踏入鋪著淺米白混灰紋的意大利雲石地的大堂,脚下的地磚,夏天時自然涼快,天氣冷時可以調節暖氣系統傳温。通道左邊是被落地長窗環繞著的廣濶客廳;两套寬大赤土色的軟皮沙發對立在廳的中央,之間是一塊厚厚鬆軟的米色長毛皮地毡。北歐式的壁爐,漂亮的水晶吊燈;連接著客廳與飯廳的長弧型大理石櫃枱後面的酒吧。名貴的藝術收藏品如古典或現代畫,塑像,雕刻等,皆是她身為美術交易家兼畫廊主持人工作上的收獲;在這屋子裹倍伴這心靈孤寂的女主人。處在這個華美的家裹,她最鐘愛還是靠在牆角那兒,她畫的婆婆和媽媽两幅油像下,那張有著扶手的沙發椅子。很多時工作後回家累極了,她會即時倒坐下去,雙腿伸在延出的托腳軟墊上;看報看書或休睡片刻,至精神回復了,才去弄一個人的晚飯。

客廳過去便是飯廳,然後是厨房。跟著是訪客用的洗用間。過來便是四間連浴室的睡房。她自己住一間,另一間作客房;一間留給她母親和婆婆,最後的一間是她的書房。書房出來便回到大堂的右方來。從這兒沿著迴旋形的雕花扶手樓梯上去,便是也屬於她的私人天臺。整間屋的每一個房子都面對著落地的長窗,這是此幢丹麥式建築物的特色。

入門後,亮了廳中的燈,用電按鈕關了所有窗簾。今天晚上,她不需要看夜景;她不想被外界任何事物騷擾。倒了杯紅酒,一口氣喝去一半;剛才在酒會期間都無暇飲食。此刻那深玫魂紅的液體從喉間直通至胃部;一道道暖流像久旱後下降的甘露,五臟六腑好像都全被灌溉過去了。稍微感到穩定了一點,再一口飲完餘下的半杯。彷彿被賦予一種無形力量的支持。她振作起來,鼓起勇氣走到書房去。

兩年前搬來這裹之前,整理舊屋的車房時,有很多東西需要棄掉。--特別是蓮娜替她悉心收藏起來 ... 當她在法國時,存放在亨利家裹那些早年在聖馬田唸書時的筆記、草稿、照片、他倆的字條、禮物、 自己的和他的畫等等。以為那次會提得起勇氣 ...... 卒之;那個大箱子,又像從法國回來後,幾次搬家一樣,再被悄悄地搬了來,然後照舊悄悄地藏進書房的一角;她深心內的一隅,直至現在 。

秋露走到書桌旁,猶豫了一會;移走了檯燈,底下便是那個--載不動許多愁的緊鎖著的箱子。

打開之前,她要替自己做好心理準備。這蓋子一旦掀起後,裹面的新愁舊恨便都藏不回去的了。這一剎那,她才瞭解到,如果你要擺脫感情上的責任,縱使避得了一時,也逃不了一世。

*下回續*




9 comments:

  1. 剛讀了.一邊讀一邊在幻想著女主角當時的情景.期待下一篇.謝謝!:)

    ReplyDelete
  2. 每個人都有個小盒子,怕翻了它,淡在心底的記憶排山倒海而來。但是,時間同時也在與距離拔河,或許,過往其實可以雲淡風輕,亦或許,相見不如不見。多是緣份了,人生宛如潮汐往來。

    ReplyDelete
  3. Dear soccerlover,
    謝謝你來讀,還讓我知道。我是很用心地去寫這個故事的,裏面每個人物的笑與淚,我都看過見到。希望你可以感受得到 ...

    ReplyDelete
  4. Dear V,
    你的心思真細密,故事裏的 metaphor 被你找了出來。收藏是逃避,掀開是要面對。逃避未必能令你快樂,面對也不一定全是痛楚。生命中的得與失,衡量的標準應放在自己面前,而不是從別人的角度裏量度。

    你都看得透澈,飄逸的思維令我驚奇、欣賞。

    感謝你重視我要說的話!

    ReplyDelete
  5. 跟著你的文字走,也一起感受到秋露心情的起伏.打開盒子前,想必是掙扎萬分.盒子裡的世界,是內心深處最不願碰觸的.但如你所說,避的了一時,逃不了一世.

    該來的還是要來...等候你的下一集!

    ReplyDelete
  6. Ah... how I love an old fashion love story!

    情長是ㄧ種慢慢的煎熬, 好歹是活過的證明, 優秀的女性身旁總有位騎士, 就算她不愛他...

    你筆觸細膩, 人物景色宛然眼前.

    ReplyDelete
  7. Dear fish,
    很多謝你讀了這兩節後的回應。其實小說內的人物與現實生活息息相關。經歷了半生風霜的人像我們這樣,見過不少的喜怒哀樂,很想把一點點領畧寫出來,當然多數份時間是辭拙技窮,有賴大家給予坦誠討論了。

    請繼續不吝品評,感激。

    ReplyDelete
  8. Dear Miss LK,
    我就知道你會看懂我寫時的心意。愛情有那麼多種,有時能用自己的愛去保護另一方已很滿足。如此無私的長情自是難尋,必然是甘心為其犧牲的....不是秋露,亨利也未必會這樣痴情。

    感激你的評鑑,有任何讀後感,請不妨直告,謹此謝謝。

    ReplyDelete
  9. 讀故事前,先欣賞到優質傳神的畫作,不只故事情景,Jane往往把我們帶進了數個不同的情景和世界.
    細致的描述和勾勒,讀著彷如置身其中;尤其秋露的內心和情感波動,隱隱約約的,卻又讓人產生深刻的感應.
    亨利的二十年忠實痴戀,實在讓人驚嘆!這種即使得不到回應還是不吝付出的感情,教人欣賞.可惜付出不一定必有收穫,特別是愛情.

    若然故事主人翁能讀到故事,不知會有怎樣的心情?跳出了當局者的身份,咀嚼文字,說不定他們會有另一番體會和感悟.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