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4 September 2011

夏雲秋雨 ( 第二章 / 一 ) Summer Clouds and Autumn Rain Chapter 2.1




第二章 香港 一九八五年





那天是中學畢業和獎狀頒發典禮的日子。十六歲的秋露老早便在月曆上畫了两個大紅圈子,然後這兩個星期來,每隔一天她便提醒媽媽到時一定要出席去。媽媽也把要穿的套裝衣裙,手袋和皮鞋配襯好了讓秋露看過,還答應到時早上會到髮型屋裇過髮後才去她學校的。

媽媽沒問她爸爸是否也需要去,她便不好提出。本來心想這麽一個重要的日子,同學們的夂母多數會同時到會,照理爸爸也應該破例露露面。唸了這麽多年書,有什麽家長會議;典禮,儀式或任何活動;媽媽都找藉口不到,爸爸就簡直從不到場。同學們的歧視和竊竊私語她亦習慣了。

但是今天應該例外--她班主任早已通知了她,今屆全年成績優異生的獲選人是她,校長會在畢業文憑頒發過後宣佈。還有,她同時是英文作文比賽和美術比賽的冠軍。三重的榮譽,加上優秀的九優一良會考成績;她心想我總算在爸面前吐氣揚眉了,也可以向他證實,她從來沒讓男同學的注意力和騷擾影响她求學的決心。她老早打定了主意,中學畢業後便要赴外國深造。她實在過厭了這許多年來受盡的白眼和殘缺的家庭生活。今天只要媽媽到場,替她拍些照片為證,她會藉此向爸提出留學的懇請。她從來不曾要求過什麼,只此一次,她希望他不會拒絕。

學校兩星期前已寄給每人一張表格,每個學生要填上父母會否同時出席的回條,好讓校方安排椅子和預備茶點。她是學校今年的榮譽生,替學校爭取了不少光采和風頭。校長知道秋露爸爸不會出席後,便把她媽媽的坐位安排在她與校董中間。當天消息傳開去,妒忌她的女同學們都邀男生們打賭,賭她媽媽不會來,其中還夾雜著很多難聽的話。

典禮開始了,禮堂的大門已關上,媽媽的位置還是空著。

校長,校董,貴賓都已演講完畢。每個畢業生輪著上臺領取畢業證書,每個同學的父母都站起來拍照;鎂光燈閃過不停。輪到她的時候--班主任何老師週到體恤地站起來替她拍照--;她強忍著盈滿了眼眶內的淚水,不讓它們流落下來。

接著,在一片狂熱的鼓掌聲中,秋露再上臺領取中五畢業班全年最優秀榮譽生的獎牌和獎狀。
繼而是英文作文比賽冠軍。
然後美術比賽冠軍。
她不敢看臺前的校長和校董,怕遇到同情的目光。
她不想看臺下的同學,怕見到嘲諷的笑臉。
她也不再看那椅子,因為她已放棄了等待的希望......。

典禮散會後,每人都四處拿紀念冊找老師和同學簽名贈言;她靜悄悄地離開了學校。回家路上,她想盡法子去禁制自己的傷心和失望;可能媽媽不舒服了,又或許搭錯了巴士。但無論如何,她要知道究竟。

才踏入家門,馬上看到廳內的飯桌面上,擺滿了吃過喝剩的飯餸和酒水。然後從媽媽房內,傳出男女呼吸和喘息聲音。秋露此刻卻一點也不替他們感到尷尬。取而代之是無名的怒火和極端的痛恨。

她直立在廳的中央等候他們現身。

首先出來看見她的是媽媽。見到她嚇得像見著鬼一般,馬上轉身回房去,低聲跟裹面的人說了些話,回來時身上已披了一件晨褸。

媽媽神色既不安又靦覥地說:「...噢,秋露,你幾時回來了...?」

秋露冷冷地逼視著她:「你說過今天會來的!」

「對不起!爸爸突然有半天假...... 他又已有两星期沒過來了...... 我想...... 我們想,學校有這麽多家長出席,就算是少了我一個--應該不成問題吧--」。

秋露簡直不相信她媽媽會說出這些話和藉口來,她再也控制不了,尖叫道:「就是學校每一個同學的家長都出席,單是我的爸媽都沒有來!本來也可以沒讓人留意到的,偏是校長把你的位置留在她和校董之中。全個禮堂,就只有她們中間像個缺了門牙的口,誰也看得見!」

「秋露...... 小聲點.. 爸心情不好--」。

「那又怎樣?他心情不好還能光天白日的來找你上床!我實在不敢想像要是他心情好時會怎麽樣?」

房那邊突然殺出爸來,他一手挽著睡袍腰間的帶子,一手衝到秋露面前,「僻啪!」左右两大巴掌耳光,擱得她滿天星斗,跌撞到沙發上來。

媽害怕極了,馬上用自己的身子去護著秋露;哭著對她爸說:「你不要打她啊!我是早早答應過她的。她不但會考成績好,還是全校的優異生--」,媽還未有機會再說下去,已被爸打斷了。

「有什麽了不起?唸書成績好是應份的,為什麽要全天下的人去替她助慶!你去不去她根本沒權責問,竟還這樣不分尊卑說這些髒話--」。

秋露霍聲站起來,面對眼前這個男人,心裹亳無懼意,她冷笑道:「是嗎?唸書成績好是應份的嗎?你怎不去跟你那两個寶貝兒子說說去?如果你覺得我說的話髒,那是因為你們幹的事髒!」

她爸又要再撲上去打她,被她媽用盡全力擋隔著。

秋露再也不想在這屋子裹多逗留半秒。在他們面前,把三張獎狀逐張撕去,散開了一地,抓著書包便衝出大門離去了。


*下回續*






8 comments:

  1. Dear Jane,

    陸續閱讀著妳寫的故事,發現秋露的生命中似乎鋪陳著淡淡的灰底,不僅在上一代,也延伸到她自己的下一代。這一篇,揭曉了她憂鬱的遠因,原來她眉宇之間所流露的神情,是有緣由的。

    期待續集。也為妳加油。

    ReplyDelete
  2. Dear Moon,
    很多謝你的支持!大家生活都這麼忙碌,能抽些額外的時間去閱讀我寫的東西實在不易,深深感激!

    看見過太多生命中的遺憾。正如你所留意到,很多時上一代的行為,無意中影響了下一代的終生。而最令人心傷的是,那破壞性的種子會蔓延下去 ... 是天意、是人為?要怎樣才可以把這苦果的樹移掉?

    ReplyDelete
  3. 一連串的失望,學會自己站起來,但終究仍有個影子揮之不去,脆弱時,它便顯性來牽著你。

    少見人以此角度畫眼,(半開著往下看),然妳把她憂慮的神韻畫得令人心驚,窗簾半掩,有亮有暗,宛如她的心境。

    P.S. 剛剛comment溜走了,再重寫一次。

    ReplyDelete
  4. 畫中女子好憂鬱,看到她的眼神心情就盪了下去.

    秋露是個好勝心很強的女孩吧!通常這樣的家庭會讓孩子早熟獨立,成就走向兩極.

    期待下一集!

    ReplyDelete
  5. Dear V,
    父母的說話和行為會經常給予兒女們在思想、態度上很深的影響。反面性的通常更大,陰影甚至會籠罩他們一生。

    這畫是替一個朋友的雜誌畫的。我當時老是想著秋露的故事,不自覺地把模特兒幻想成她,把她內心的抑鬱都放進畫去 ... 畫出來,連自己都有點詫異,別說是朋友和模特兒,幸好她們都喜歡。

    ReplyDelete
  6. Dear fish,
    如我對 V 所說的,我把想像中的秋露和她的情緒代入畫中人去,寫這畫時我的心是有點被秋露的故事佔據著。

    她是不想當弱者和受害人,可能因此,她要盡力避免處於自己不能控制的環境,她怕重蹈母親的覆轍。

    ReplyDelete
  7. fish, sorry, 也是沒說完, 多謝你的鼓勵 :)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