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8 September 2011

夏雲秋雨 ( 第二章 / 二、三 ) Summer Clouds and Autumn Rain Chapter 2.2 / 2.3







離家出走也不是第一次的事。她以前也試過,在她十四歲唸中三那年。

那年不知怎的,班裹的男生們都好像突然間對她發生興趣來。每天晚飯後家中電話嚮過不停;都是約她明天放學後逛街或週末派對之類。她有時也跟他們說說話,談談天。她其實對男生們的態度都不放在心上,只覺得他們比女同學容易交談而已。她不喜歡派對,更不喜歡放學後三群五隊逛公園,泡快餐店,或去電影院。所以都沒有跟他們出去過。

有天晚上,剛巧是每星期爸來她們處的一晚。飯後,爸在看一套長篇電視劇集,媽在洗碗碟和清潔廚房;她抹了檯,掃好地,洗切了一盤子水菓放在爸膝旁的茶几上,又替他沏了一壺龍井,晚報和眼鏡都替他放置妥當,正坐下預備做功課,電話便響了。

那是班中的李強。他們班的同學歲數有點參差,他比秋露大兩年。因為喜歡運動,個子頗高大健碩,又彈得一手好結他,在派帶中做唱片騎師更是拿手;是女同學們心目中的白馬王子。但秋露對他,或其他男同學的約會都沒興趣,卻不介意與他討論些功課上的問題,因為他的數學頭腦,的確有時比她快了點。那次和他談了十分鐘--這是她的配額,她每晚八時後只許自己和別人談一會電話。之後便叫媽替她擋駕。

秋露收線後坐下。爸喝了一口茶,問她:「那是誰?」

「班中的同學。」秋露隨做功課隨答道。

「是男同學嗎?」

「嗯!」她不喜歡他的語氣。

「你以後不准浪費時間跟他們談些無謂的事情!」

「什麽是無謂的事情?」

爸一定是被激怒了,把注意力從電視機轉移到她坐的那個方向。「看你,穿成這個樣子,怪不得四處招惹到不三不四的人!」

秋露看看自己的T恤短衭,她一向在夏天都穿這類衣服的,有什麽問題?爸身為男人,自然知道她已經開始成為異性的目標。有好幾次想叫她出外穿些寬鬆的上衣和長褲,又不知從何開始,剛巧藉著今晚這機會正要用來提醒她一下,怎知她的反應是反叛和不妥協。他是低估了少年人對自己的尊嚴,自信心和權利的重視程度。

「我穿成什麽樣子?招惹到什麽人了?」秋露天性剛直,最反感別人冤枉她。

爸已怒得額上的青筋盡現,暴跳如雷,「你不小心的話,看你不到十五歲便懷了肚子回來,到時前途盡毁!」

秋露絕對是一個以牙還牙的人,如果別人對她兇,她一定還擊得更兇。

媽在廚房內聽到他們嘈吵,怱怱出來;趕到秋露身旁,正想把她按下。但她不知那裹來的勇氣,索性把久積著的不滿,困惑和無限的委屈;為媽媽,也為她自己,盡情爆發出來。

「是像媽那樣嗎?請問當初她的前途,是怎樣被毁的?」

爸定定的望著她,立起身來,走到她面前,狠狠的抽了她一巴掌。那是他第一次打她。

她動也沒動,也定定的回望著他。

第二天,她便收拾了一個小背囊,投靠她外婆去。後來當然是媽媽來游說回家的。

那次在外婆家,她淚眼汪汪地問她婆婆:「為什麽你會讓媽媽做爸的小老婆?」

婆婆用她那雙粗糙卻慈愛的手,輕輕撥理她的頭髮,和撫摸她的臉兒,抿緊顫抖的唇,含著淚回答她:「將來大了你會明白...... 生命中發生的許多事情,有時是不容許你有選擇餘地的...... 」,說到此她已泣不成聲:「......但你要記著,你媽媽是個很偉大的人,她一生都把別人的福利放在自己之前,...... 雖然你和媽媽都受了委屈,媽也沒有名份,但起碼--你爸對你媽是真心的...... 。」

今次她走了出來,不敢去找婆婆,怕再令她傷心。是婆婆來找到她的,在離婆婆家不遠的車站旁一間廢置了的村屋內。

婆婆告訴她,媽那天之所以沒有去她學校,是因為爸和家人已决定了移民加拿大。前一陣子都忙著辦理臨行前的事務;爸當時已有两星期沒去她們處。數天後便要啟程,要半年後才回來,所以他們便想盡量爭取相聚的時間...... 。

秋露頓時感到非常內咎,覺得自己對媽媽的態度不但自私,而且驕橫無理。她對自己保證,日後一定要對母親好好補償。隨即感到憤怒和不平,為什麽爸只和他的「家人」移民?媽和她不是他的「家人」嗎?他在她們面前充份運用了他的權利,卻怎麽沒有盡到他的義務?

就在她知道父親决定移民卻把母親和她留在香港自生自滅之後,她發誓:「就是今生今世,我楊秋露决不會讓任何男人去决定我的命運,我將永遠是自己生命中的主宰!」









秋露的爸爸和家人移民之前把媽媽和她住的那層樓宇轉去了媽媽的名下,又把一筆錢存進媽的户口去。一年回來两次,每次幾星期,都住在她們處。當爸回來在家時她便去外婆那裹,週末才回來和他們吃飯。父女的關係沒怎樣改良但起碼沒有惡化。

两年後秋露大學預科畢業,順利考進了港大和著名的英國倫敦聖馬田藝術學院。早在那年的春年,秋露得媽媽私下贊助赴英面試,回港後不久便收到答覆;學院的美術系願意向她提供唯一的海外學生獎學金學位,並說基於她優秀的學術成績和超水準的美術修為;若她决定選修該系,她可以直接進入第一年學位課程而不需要先唸一年的基本訓練。她的學費和居住費用憑獎學金將會足夠支付,生活費方面,如她家庭負担不起的話還可以申請助學金。

不用說秋露當然喜出望外,還沒等港大通知,她已接受了聖馬田的厚意。媽媽說爸已撥了一筆錢讓她唸書,那她拿來作生活費好了。但自從两年前與父親那塲爭執後,秋露實在不想正面領受他的恩惠,她固執地拒絕動用那筆經費。請母親用貸款形式由她自己的户口借錢給她,待她畢業後找到工作便馬上償還。媽媽知道她的脾氣,也只好答應了。

就這樣,她離開了香港,離開了媽媽和婆婆,隻身踏上生命中的一段新旅程。











6 comments:

  1. 秋露的身世終於揭曉了.沒錯!就是這樣,她媽媽才會如此辛苦.男人吶!總是那個罪魁禍首.

    Jane寫的真精采呢!期待看下一集囉!

    ReplyDelete
  2. Dear fish,

    謝謝你的繼續閱讀。

    就是了!秋露年輕時性格之所以這麼决絕,都是家庭環境造成,是一種自我保護的條件反射吧。

    所以說上一代的生活和教育方式,對下一代會有極深遠的影響。

    ReplyDelete
  3. 真不知道命運是掌握在自己手裡,還是冥冥中自有主宰...
    失意時我會對自己說,別怕,我還是可以改變現在的壞情況...
    得意時我會覺得除了自己努力外, 也有天時地利(命運?)去助我事情方進行得順利...

    秋露都算是"忍"得之人...令我想到我媽咪.我的婆婆對她不太好(不解,媽咪真的是200分女兒,婆婆一句"没緣份"就是了,說到底是重男輕女加上仔囡多)...後來遇到我爸爸就覺得既然找到了所愛那就可以藉此脫離婆婆組織自己理想中的家...誰知就是"急著走",没把人看清楚就"I do"了...到今天媽媽也說要不是婆婆待她不好,她真的不會急著嫁而揀錯人...是命運還是自己選擇錯誤? 我真的不知道...可能兩者都有.有時想,換著是我,我會如何決擇,想著想著就覺得好心酸.

    ReplyDelete
  4. 呀,忘了說,我是JUNE,哈哈 :D
    還有想說這個故事很精彩, 我一直有在追,由一開始女角登場已在想,這麼一個人會是有著怎麼樣的成長背景呢,有錢有名譽有氣質,貌美但又深藏...明白妳一定花好多時間打字,打中文頗辛苦呢..請好好加油!刻下我正吃著跟妳做的SCONES,加上CREAM和JAM還有好茶..和老公在享受中...我同時在"吃"妳的小說文字,他在看BBC的節目...:D

    ReplyDelete
  5. Dear June,

    很多謝你把你母親的經歷告訴我。她的故事,在某程度上真和秋露的頗相似。都是因為與上一代的感情隔膜與鬥爭,而被影響了對自己前景的决定。在這種情況下選擇的路,多半是陌生、孤獨而冒險的。今天你們長大了,可以體貼補償媽咪多些,希望你媽媽的生活快樂了許多。

    也更多謝你抽時間來讀我寫的東西,和給我回應。就像你一樣,我們目睹或體驗了一些身邊人的生活和事情,心裏的感慨,我會有用文字來詢問的衝動,如果藉此搜集了更多人的觀感和看法,也可算能擴濶我心靈的領域。

    剛走去你的 blog,最近很忙嗎?沒看見新的網誌呢!
    唏!這星期天輪到你做的核桃咖啡蛋糕在我的 facebook 上登場了,你有 facebook account 嗎?到時可以上去看看啊!

    祝你和先生中秋節快樂,圓圓滿滿,身體健康!

    ReplyDelete
  6. 對,就像秋露一樣,不好的日子都過去了.她有穩定的工作,每天上班前先游水,風雨不改...閒來過來探我或同朋友外遊...另一星期2天YOGA,3天TAI CHI...我真佩服她的精力...我這個還是2字頭的也遠遠及不上她!!!哈哈~

    最近没有特別忙呀,只是一直UPLOAD唔倒相,UPLOAD倒都出唔到BLOG,也許是最近YAHOO BLOG在進行UPGRADE的事到咁...海外用戶用YBLOG向來是特別麻煩的...我在想要不要轉地方寫BLOG...有時打好了BLOG一發表就不見了,真沮喪...

    我也祝妳和家人中秋節快樂,英國有月餅賣嗎? 我很想吃,媽媽說買定在家,我回來就有得吃了:D...那漏油蛋王...UMM...哈哈 XD

    今晚我會做妳的桶子油雞做晚餐...好期待啊~!!!!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