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4 September 2011

夏雲秋雨 ( 第三章 / 一 、二 ) Summer Clouds and Autumn Rain Chapter 3.1 / 3. 2





第三章 倫敦 一九八八年





一年的學期終結了。秋露渡過了出生以來最快樂,最無憂而充實的一段時光。儘管英國的天氣大部份時間冷濕灰暗,她的心情卻總是四季如春;她誠然一隻蛻了繭且變成燦爛繽紛的彩蝶。每天,她是笑著飛舞著去上課的。聖馬田藝術學院,從前是她夢裹的天堂,現在是她生命中的樂園。

她系裹的講師們隨和,同學友善。她以前在香港,自己長大的土地上都沒試過,跟每個擦肩而過的人打招呼,互相問候地開始每一天。下課後又不時大顆朋友嘻嘻哈哈消渡黄昏。偶然她也思念媽媽和婆婆,但知道當爸爸不在港時,婆婆搬去和媽同住,两人互相照顧,經常結伴返鄉探親。所以這個暑假,秋露說她不回去了,省來的錢叫媽和婆婆用來返鄉下或去附近星馬泰等地玩玩。

她要和朋友找別的居住地方。因為大學宿舍只招呼第一年的新生,暑假之前她要和同房的蓮娜搬離國際大堂。今後不能享用同一座建築物內供應早餐和晚飯的食堂、洗衣房、學生咖啡廳和酒吧了。更不用說每星期的房間清潔服務、和隨意開關的中央暖氣系統、甚至大堂的出入保安措施。將來任何事情都要親力親為,除了上堂和做功課外,買菜,煮飯,清潔等雜務要自己兼顧。私底下她們感到這樣的轉變,未嘗不帶來挑戰性和新鮮感。

今天是六月初暑假之前的最後一課,完畢時秋露在收拾要帶回宿舍去的所有物品;正考慮如何把它們全部擠進那個大帆布袋時,蓮娜拖著偉民走進來了。氣怱怱地遠遠朝秋露叫:「喂,秋露,快一點啊!戴力的車在橫街上泊著,不能停太久的!」她永遠都是那麽急先鋒似的樣子,令人有時不知她緊張的程度究竟有多嚴重。

她與秋露做了一年宿舍的同房,两人已變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她個性大方開朗,活潑慷慨,配著健美的身材,燙過的捲圈的長髮,渾身都散發出感染性的熱能。跟她結識後,秋露一向冷寞而憂鬱的心境完全被熔化了,蓮娜是她這生中的第一個朋友,一個除了媽媽和婆婆之外她唯一可以信任的人。

「你怎麽有這許多東西的?我不是見你已搬了好幾箱回宿舍了嗎?」蓮娜皺著眉說。

「你又不是學畫的,怎知我們的慘况!快快替我拿這布袋吧!」秋露遞了帆布袋給蓮娜,又把一隻黑色的大皮夾交到偉民手去,說:「麻煩你,偉民。」然後自己斜掛上大背袋,彎下腰去抱起一個紙箱子,站起來對他們微笑道:「好了,走吧。」

偉民是蓮娜的男朋友,是一個文質彬彬的好好先生,唸的是會計,蓮娜則唸法律,戴力修工商管理,他們三人都在倫敦經濟學院就讀。戴力與偉民亦是同房,他們四人都是從香港來的,又都同住在以外國學生為主的國際大堂內,所以很自然地便成為了共同出入的四人幫。

「戴力買了部甚麽樣的車?」秋露隨行隨問道:「在倫敦要車來做什麽?處處都不准泊車,不准駛入!」

「但那是他的獎品嘛!他爸爸應承,如果他乖乖唸完第一年,就送他一部汽車;第二年說不定送遊艇,第三年或許有飛機也說不定!」蓮娜說笑地半行半走的跟著秋露和偉民。

「有了車,他還會去上課!看來他爸爸的遊艇和飛機都省定了。」秋露笑著說。

偉民看不過眼,插口道:「你两人就專欺負戴力,常找他取笑,幸好他人這麽大方。」

戴力也真是一個爽朗而心胸廣濶的人。雖然是富家子弟,除了喜歡吃喝玩樂外,並沒有甚麽驕橫的二世祖脾氣。他們家族在香港經營酒店業務,他是家中的幼子,上有一哥一姊。他父母的思想都很民主開放,從不勉強兒女甚麽,只要他們每人大學畢業便成了。

他們一窩蜂的連跑帶奔地趕到美術學院對面的橫街去,戴力早已架著墨色太陽鏡坐在他那全新白亮開蓬的寶馬跑車內,手伸出車門旁隨著音樂在打著拍子等了。他泊的是雙黄線,後面有個掛著告票袋子的抄牌官正在努力大排牛肉乾。偉民急步上前開了車門讓蓮娜鑽到後座裹,他自己也馬上跳進去,然後秋露快快坐去前座戴力身旁,關了門,他們一起喊道:「快!快開車!」戴力不須要鼓勵,一踏油門,車子便絕塵而去。






两星期後,他們四人一起搬進了位於倫敦西北部,離市中心約四哩外的高尚住宅區咸士跌,大街上的一間古維多利亞大屋去。

那屋是亨利父母今年年頭從拍賣行購回來的。程先生是一位外科手術醫生,程太太本來是位室內設計師,自從亨利和他年幼两歲的妹妹愛倫出世後,她便留在家裹做全職主婦。孩子們上學後她開始嘗試做買賣翻新舊屋的生意。有時馬上轉手可以賺到一個好的賣價,市道不好時她便暫時租出收取租金。

自去年十月開始,英國財經市場和工商企業陷入比1929年那次還更嚴重的打擊;引致經濟大衰退;銀行收回很多還不起買屋貸款者的房屋,然後交由拍賣公司以平價讓買家投標價高者得,價錢比市值低出許多。今年亨利想搬離家裹,在外面像其他大學生般租房子住。程太太於是提議亨利找些朋友回來合租咸士跌那大屋,那他便可以搬去和他們同住了。她會收取比外面便宜的租金。

亨利跟秋露說了,馬上便替他媽媽找到了四個住客。亨利跟秋露的幾個朋友也碰過數次面,對蓮娜和偉民印象很好,卻有點不喜歡載力的浮跨作風。奈何這四人幫是如影隨形,他也沒法摔掉他。就這樣,五個年青人興高彩烈地入住了這間有六個睡房,客廳,飯廳,書房,厨房,两個公用浴室,和有個美麗後花園的典雅大屋去了。

一切安排妥當之後,戴力,蓮娜和偉民起程返港見家人過暑假;亨利也要和父母妹妹去法國南部的別墅渡假,雖然他們誠意邀請秋露同行,她禮貌地拒絕了。她是一個愛群居,也愛獨處的人;況且咸士跌這區靜中帶旺,自成一角,附近又風景優美,她只想獨自享受這個無憂無慮閒適的暑假。

















6 comments:

  1. 這段校園生活好好看~!很輕鬆無憂的感覺...讀到秋露開酒會的情節就好像看到好衣香濱影的盛況...讀到秋露細時的經歷又好傷感...秋露重遇女兒那一幕又好緊張...最喜歡這樣迂迴曲折的劇情~!

    June

    ReplyDelete
  2. Dear June,

    讀你形容我描寫的情節,你的句子才真是精彩!想不到你小小年紀,平時又把自己說成儍大姐一般,竟然有細微的感察呢!

    就是了,這個故事人物的背景﹔,層面很廣泛。如果耐心看下去,會知道我不是只講有錢人家的生活。

    ReplyDelete
  3. Dear Jane,

    真有你的!連時代背景,地理位置都介紹地如此清楚.這部小說沒有出版嗎?還是有,只是我沒讀到呢?:D

    秋露雖有痛,但能結交這麼多知己,住進豪宅大院,也是種幸福.

    ReplyDelete
  4. Dear fish,

    想不到你寫文章棒,做菜拿手,幽默感竟也不賴啊 :D

    人生就是這樣的了... 秋露的這些朋友,別人可能一輩子都交不上,但別人也不會有過十八年精神上不見天日的歲月哩!

    ReplyDelete
  5. 等著看秋露如何過這個暑假......第一次的異鄉獨處,可會有人闖入心扉? 

    ReplyDelete
  6. Dear V,

    知道有你會在某處或可能讀著我所寫的,我寫得更留神。

    你這問題告訴我,你是個細心的讀書人;每一頁裏的每一行字,你都沒有忽畧。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