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9 October 2011

夏雲秋雨 ( 第三章 / 八、九節 ) Summer Clouds and Autumn Rain Chapter 3.8 / 3. 9







亨利渡假回來,看見自己心愛的人已愛上了別人,痛苦得無以名狀。最難忍受大家還生活在同一間屋子裹。偉民,蓮娜和戴力還有两個月才回來,他獨自處於展帆和秋露之中,他們雖然在他面前盡量不太親熱,但熱戀中情人的幸福和甜蜜是收藏不了的。他們倆人不是一起寫畫便是在厨房弄吃,晚間看書看電視或出外消遣,週末四處遊山玩水寫生野餐。亨利有時拒絕不了他們的邀請也會参加,但只限於作畫和間中跟他們吃頓晚飯,其餘時間,他多數用回家或遇朋友作藉口來迴避。但回到家裹,他不是把自己關在房裹便是悶悶不樂的樣子。程太太請他妹妹愛倫去查探,看能否找到些頭緒。

亨利和妹妹的感情很好,因為年齡上只差两歲,可以說是無所不談。愛倫所得的答案正如她母親所推測的一樣。程太太感到難過又內咎。責怪自己出於過份保護硬要亨利住在自己出租的房子,又著他找朋友回來分租;不然秋露不會住進那裹,就不會遇上張展帆,那麽亨利和她可能還有機會的。感到最不負責任,居然在自己的地方,讓一個年輕稚嫩的少女去招呼一個陌生的成年男子,容許無可避免的事情發生。要是家裹只留下愛倫,就算有別人擔保,她也决不會讓任何素未謀面的男租客來入住。事情發展至此,她覺得既對不起秋露的父母,也對不起亨利。

程先生知道後,非常憤怒,要把展帆趕走。

父母間的怒氣和憂慮讓亨利知道了,反而令他感到不安。

爸爸上班後,亨利走進厨房對面媽媽的設計室,她正埋首在縫紉機前做窗簾。程太太看見兒子進來,馬上放下手中工作,上前去慈祥地輕撫他的手臂,微笑說:「咦!你不是說要去跟奇雲打網球的嗎?」

亨利從法國回來後,一直暗地裹生他母親的氣。他本來要留下來陪秋露,但媽媽堅持一家人從來一起渡暑假,今年也不好例外。他不放心秋露看守這麽大的一間房子,也打算趁開學前與秋露單獨相處的機會,向她表明自己的心意。怎料两星期不到的分別,回來時她已經成為別人的愛人。但當愛倫告訴他爸媽的反應時,他倒擔心起來。

俯下頭,他低聲說:「就去了。」

程太太有時真希望兒子能夠勇敢一點去表達自己的心意和想法。看著他,决定單刀直入:「亨利,對不起,今年我不應該逼你跟我們去土露絲的...... 」,但他們在家裹從未把亨利和秋露連起來談論過,現在不知應從那兒開始才好。

「不關你的事。」

「但你是喜歡秋露的,對嗎?」

「很多人都喜歡秋露。」

「那個張展帆比她大這麽多,自然比她身邊同年齡的男孩子多懂得討她的歡心了。」程太太試探地說。

「秋露不是隨便的女孩子,她不需要別人討她的歡心。」

她很小心地問:「張展帆是一個怎麽樣的人?」

「你租房子給他住的,你怎麽不打探清楚?」他晦氣地答。

「派利先生跟他做了一年同事,說他是個老實人,有時人真的不可以貌相。」

「他的人其實不差,如果我是秋露,可能也會喜歡他。」

「真的嗎?」程太太笑了,她很欣賞兒子在這個時候還可以說出這麽中肯的話。「你不覺得他是乘虛而入嗎?」

「媽--你要是知道學院內有幾多人追求秋露,便知道要贏取秋露的心是不容易的。」亨利認真地說。

「你有對她表示過嗎?」亨利和秋露做了一年同學,都沒有邀請過她回家來玩。程太太第一次跟她見面,還是他們一班年青人來看屋的時候。說實的,她很喜歡蓮娜,但她是偉民的女朋友。她記得當時心想,這秋露多麽漂亮,卻弱質纖纖帶點紅顏福薄,林黛玉式的美麗。暗中觀察,只覺得亨利和她只是很好的朋友,反而懷疑戴力遲早會對她展開追求。真正令她感到亨利對秋露的感情是在去法國土露絲他們別墅之前。以往他們一家四口復活節和暑假都去那裹渡假,孩子們年紀小時,夏天最少也逗留一個月;最近两年,已減至三星期。今年亨利還說不想去,愛倫見哥哥說不去,也要留在家裹。後來討價還價,大家同意只去十多天;怎料秋露電話來說有新的男房客入住後亨利便要馬上返家,程太太當時幾乎可以肯定兒子的心事了,才同意改到機票便一起回來。

亨利望著自己的鞋子,無奈地說:「一直都沒有機會。」

典型的亨利!程太太想,非常的心痛:「那你要不要搬回家裹住?--或者去別處另租房子?奇雲找到地方了嗎?」

「媽,你和爸不用擔心我,我會沒事。我只是不想你們--去嘈吵甚麽,我們沒權......况且......展帆對秋露很適合...... 我和他們一起住不會有問題,等偉民他們回來後便會方便些。 」

程太大上前去捧著兒子的臉親了两下,雙手扶著他,說:「爸爸和我及愛倫都非常以你為榮,亨利,你是一個真正的大丈夫,男子漢。」







暑假完結前蓮娜和偉民,戴力都回來了。秋露和亨利在展帆的指導下完成了他們的暑期功課。因為他們互相自畫又繪畫對方,客廳中總共陳列著九幅肖像。其中當然以展帆畫的秋露最傳神。秋露的水準不用說提高了很多,亨利也進步不少。秋露在蓮娜回來前已跟她通過電話,把她和展帆發展的經過和两人現在的關係細說。蓮娜非常替她開心,她知道秋露比任何人更值得享有温馨的愛情,她只是對藝術家沒有甚麽信心而已。但回來後看到他倆的恩愛,和秋露因展帆而發生的改變,便全心全意地給予他們的愛情她的祝福和默禱。只要蓮娜接受了展帆,偉民自然不會有問題,亨利也慢慢習慣了;好像只有戴力始終對展帆不很友善似的。

大學開課後,每人便去分頭忙自己的課業和事情。展帆是個很盡職的講師,起初雖然努力趕回家與秋露一起晚飯,但飯後會即時返回房裹工作。後來為了不想浪費時間,和可以應用學院齊全的器具、資料等等在家中沒有的;徵得秋露同意,每天課完了索性留下來工作至晚上,避過下班時間繁忙擠擁的交通才回家。秋露自己的功課也忙,當然還有系內的課餘活動和跟蓮娜、偉民、亨利和戴力一眾年青人的消遣去填滿每天黃昏的空缺。但無論她在那裹和做甚麽事情,心內總牽掛著展帆,也寧願他在自己身邊,就算默不作聲各自做事,也是幸福甜蜜的。

秋露最喜歡星期五,週末不用上學,他們約好,一下課展帆便去學院找她。两人買菜,回家準備一頓美味的晚餐。屋中各人多數早安排好自己的節目,讓他倆口子二人世界。飯後整個晚上他們便在展帆房間裹消磨;談天說地、看書、聽音樂。第二天日間他們去看畫展,逛書店、泡咖啡屋或大街小巷溜覽、拍照、找資料靈感。晚飯後或看戲或散步;他們两人的嗜好和對事物的喜愛是那麽相同,在一起時永遠有說不完的話題和做不完的事。星期天秋露要做功課,展帆也要埋首改學生的短論或搜集教材和備課。

去年初來任過訪導師時,展帆覺得很輕鬆;因為他是受聘來傳授自己的所學和專長,可以沒有限制和沒有壓力地决定自己的教學方法。加上他年輕英俊,幽默風趣和說著美式的英語,女學生們大都為他瘋狂,男生們也非常喜歡上他的課。每學期終結在他的導師評價表上都被學生填滿了讚美的話,他們部門的主任導師域陀湯臣教授便束意把他挽留下來,委以重任,讓他擔起一位放假回家生孩子的女導師瑪麗愛德華的教職。

展帆和系裹的一位高級導師及四位半職的同事,每人都要負責兼任八個學生的私人輔導工作;由觀察、協助、引導他們的功課和批改每學期的評閱審核,以至年終的個人展覽。學生的表現和成績就代表了每個輔導師的成績;為了個人聲譽或想在學院繼續留任甚至將來升職的話,他們付出的心力和時間往往不比他們的學生遜色。展帆本來對於教職沒有野心,但現在有了秋露,他起碼還要在英國多留两年,那麽一份固定的職業和收入便覺得很重要了。他對學生的要求和推動的認真令他所輔導的小組士氣勃勃,他愈幹愈有勁,希望藉此穩固明年的合約,不然要另外再找新的工作可不容易。他沒有把自己的憂慮告訴秋露,恐怕她擔心,只是拚命地把份內的事盡量做好,每晚都在學院飯堂快關門了才趕去吃飯。趕回家裹,縱使筋疲力盡,見到秋露可愛的笑臉,甚麽勞累也感到值得。

秋露每逢週四全日都沒有課,但很多時她仍然回去,多數會在畫室繼續未完成的畫或開始新的構圖。那裹的空間和光線都是理想的工作環境;或去圖書館看書、寫點東西等等。

這天早上展帆問她:「你今天會去學院嗎?」他知道她正在趕一個功課,晚間還通宵達旦埋首寫短論。為了替她鬆弛一下,去感受那已是深秋的氣氛;等不到週五了,他打算今天下課便馬上過去找她,給她一個意外驚喜。想和她去泰晤士河遊船河,沐浴於斜陽晚景中,迎秋風,喝點酒,和吃個晚飯。

秋露像很煩惱似的:「當然要去!昨天我總不能把蓮娜頭髮外沿的顏色和背景混得自然,後來弄糟了,改呀改的,便改到了她的頭髮裹去,再塗塗沒沒,把臉都差點弄壞了!幸好亨利及時阻止我,不然可真會前功盡廢。今天要盡量想法補救!」秋露這幅畫的模特兒是蓮娜,她那頭美麗捲曲的長髮,似乎給秋露帶來不少困難。

「要不要我看看?」展帆關心地。

秋露他們今年的肖像課來了個新的講師馬克羅拔士先生。他崇尚抽象派的表現手法,要學生們只須著重用色彩和筆觸的重叠,去把畫意和輪廓表達出來。叫他們大膽嘗試,放棄保守作風,盡量利用今年的學習時間去突破,尋找和建立。明年可以用個人風格去專心創作。秋露其實最欣賞古典手法。但認識了展帆後,他融貫古今,又勇敢現代的技巧和嚴肅的態度;對畫中的靈性及真情的探討感染了她。她下意識地模仿他。但羅拔士總要她脫離所有正規,老是要她把本來畫好的改至面目全非,重新營造;她擔心堅持下去功課和分數會落後,她明年的獎學金是全靠今年的成績報告,不得已只好暫時接受他的教導和路線。每次展帆想和她研究,她都只能藉口婉拒。現在假如再不老實告訴他的話,他恐怕要誤會了。

展帆聽完,雖然有點惱怒那講師的獨栽,卻覺得讓秋露去開擴一下個人的領域也不是壞事,笑著說:「不要緊,你聽老師的話好了。」

當天下午四時多,展帆下課後便趕去聖馬田,找遍教室、大堂、畫室、雕塑房、冲晒室和圖書館,都無法找到秋露。在學院建築物外徘徊了两個多小時還等她不到,失望之餘責怪自己沒早早跟她約好,否則不會平白浪費一個大好黃昏。回到家裹,屋中只悄然一片,每人都有節目去了。草草煮了點麵充飢,提不起勁做任何事情,索性坐在客廳裹看電視等秋露回來。

英國的秋天,氣候很難捉摸,傍晚時雖然已頗有寒意,卻還乾爽;現在不知幾時開始却下起雨來。展帆知道今早秋露沒帶雨傘出門,站在窗前正考慮好不好提傘去地鉄站出口等她,又擔心如果她從別處回來,說不定會乘巴士。正在猶豫之際,一部黑色的愛快羅密歐跑車從對面馬路駛了過來,停在屋前。一個外國男子下車後打著傘走過來乘客座這邊開門,裹面走出來一個女子,那人竟是秋露!两人在傘下還說了些兒的話,跟著秋露跑上石階,他才開車走了。

秋露顯然很詫異展帆已在家裹,現在才七時半,平常晚上不到八時以後他不會回來的。
「我今天下課後去學院找你,怎知撲了個空。」展帆替秋露接過手裹的大背袋,又替她把外衣掛起,隨意地說。

「噢,羅拔士先生那組人安排這下午看《不能忍受存在的輕》,這部戲今年年初上映時我錯過了。今天起在藝術影院播影,他們叫我便跟著一起去看了。」秋露掛著展帆的脖子,一臉嬌憨地問:「你怎麽來找我也不跟我先說一聲?」

「跟你說了又怎麽可以給你意外的驚喜?」展帆深深地看著她說。

秋露逼展帆把他計劃中的驚喜說出來,約好明天下課後一起再去補償今天的失望。

跟著展帆進房去,回來後把一本書交給秋露:「我沒有看過那拍成的電影,書則寫得非常好。」

秋露看了書面一眼,正是她今天看的電影原著,她開心到不很了,擁著展帆親了再親。之後两人一起聽音樂,喝紅酒,吃零食。展帆今晚為秋露選放的是柴可夫斯基的作品,由蘇聯國家管絃樂團演奏的。有胡桃夾子、睡美人、天鵝湖、第一號鋼琴協奏曲之第二十三章...... 當《僅有寂寞的心》音樂昇起的時候,秋露正依在展帆胸前,同手去摸他腮邊和下顎新長出來的短鬚,愈發覺得他性感成熟。

看著他,忍不住說:「展帆......」

「甚麽事,寶貝?」他親了親她。

「你可不可以答應我,你永遠不會被其他女性吸引到你--你不可以接受任何女孩子對你的注意力... 就是她們對你示意,你也要無動於中,行嗎?」她像很認真的樣子。

「你這念頭從那裹來的?小傻爪!那會有人對我看多一眼--」展帆說著便去逗她:「--除了你以外!」

她隨閃隨撥開他的手,笑著說:「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系裹的女生們都在暗戀你呢。」

「誰說的?」展帆不解地。

「我有最好的路邊社消息。」

展帆馬上坐直身子,嚴肅地說:「我可以發誓,我張展帆是絕對不容許這種缺乏道德的事情發生,請你不要誤信別人謠言而侮辱我的人格。」他的語氣顯然有點不快,因為不知是那些人背口中傷他。頓了頓,他也忍不住把整晚悶在胸口的鬱結吐出來。

「剛才用跑車送你回來的那男人,不會是你的同學吧!是你那位新派的老師嗎?」

秋露怔了怔,她不知道展帆會為此而介懷的。

「他另外還送了三個也住在附近的同學呢!」秋露料不到展帆會有這麽大的醋意,心裹雖然後悔自己說話觸怒了他,卻不想讓他佔上風,隨即站起身來,抓回自己的枕頭,便要回房去。

展帆也怪自己魯莽,把秋露緊抱回來,又哄又認錯好一會,秋露才肯原諒他。但展帆不知為何感到異常不安,看來處於他和秋露之間,或許已經出現一個第三者了。他的動機如何,展帆暫時未知,身為一個男人的本能告訴他,如果你不是獻殷勤的話,身為老師,絕對不會打著傘跑過對面為一個女學生開車門的。

翌日展帆下課後,像每個星期五一樣的去接秋露。两人歡笑如舊。坐在船上,擁她的肩,捉她的手,彼此緊靠在一起。十月下旬的黃昏,泰唔士河上的晚風,昨日與今天,感受上是否已有不同?

秋天悄悄的走了,就如它悄悄的來,那段教戀人陶醉的時光!紅葉晚蕭蕭,這個如詩如畫的季節隱藏著說不出的淒涼與無奈。它的美麗如此短暫,它的離去教人神傷。秋天裹的大地有如生命中的愛情,有多少經得起緊接而來寒冬的無情侵襲,萎榭後仍能再度復萌的?








14 comments:

  1. 啊!我的心就像展帆,就像秋露,隐隐不安。
    虽说故事可以顺着发展,可是往往写着写着,就不由自主了。。。到了最后的发展,好像也不能任由作者控制了。
    秋天过去,来到冬季,是一个结束?还是春天的开始?
    我好奇,我心急。。。。。
    中国人心态,总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

    ReplyDelete
  2. Dear ccm2poco,

    哈哈你是想我快點寫完,早些跳到去大團圓結局了,是吧!
    我的故事可是有紋有路,不能越軌的呢。
    四季的終始只是循環,沒有完結。冬天去後便是新一章的首頁。
    不知你有沒有看內容簡介呢,他們還有好長的一段路要走啊......也不是那麼長,故事大概已說了四分之一。

    很多謝你的捧塲,希望你的好奇和心急會延持下去......

    ReplyDelete
  3. Hi Jane,
    love your paintings.

    cheungchauar3

    ReplyDelete
  4. Dear cheungchauar3

    Thank you very much!! I love both painting and writing, they're my favourite pass time.

    Hope to see you here again soon.

    ReplyDelete
  5. This is so beautifully written - love the '秋天悄悄的走了,就如它悄悄的來', reminds me of 徐志摩's 再別康橋. Can't wait for the next 'episode'.

    Your paintings are so pretty! Do you by any chance teach painting? :P

    ReplyDelete
  6. 喜歡末尾那段話,有隱喻。時間愛玩把戲,一天都可以變得驚心,更何況2週。那部電影我記得,台灣小說翻成"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裡頭主角面對不斷循環又無可逃避的命運,那矛盾似乎也在秋露身上釀著。

    ReplyDelete
  7. Dear mag,

    Thank you so much for telling me this, not that I want to lap up compliments from someone, it's nice to know when your work is being appreciated. 徐志摩是我年青時的偶像,你不難發現他的影子會間中出現,寫作有時就是為了延續你對某些作者的懷念。

    I haven't painted for a long time - 5 years to be exact, the passion is still there, I'll be lucky to find time to pick up the brushes again ... thank you for your kind thought though.

    Look forward to our next conversation :D

    ReplyDelete
  8. Dear V,

    多謝你喜歡。有你的默許,我就放心了不少。踽踽獨行,雖然知道終點在那裏,沿途若有點路燈照耀,可以更確定方向。

    Milan Kundera 寫的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哲理穿梭於整本書間。戲也拍得不錯。Daniel Day Lewis 演的 Tomas,算是稱職。Juliette Binoche 和 Lena Olin 分飾 Tereza 和 Sabina,演得淋漓盡至。他們三人,也是一輩子糾纏不清。如你體會,秋露的命運,似乎隱藏著避不了的矛盾與循環。

    好感激有知音的朋友精神上伴行。蘋果園民宿,多數沒法開成,賣餅賣茶的咖啡屋倒有希望,到時你一定要來大吃大喝一番才好。

    ReplyDelete
  9. Must it be? It must be.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是我學生時代最愛的書之ㄧ. 電影也很棒, 但少了ㄧ點書中的宿命感.

    展帆和秋露這雙登對的戀人快樂時似乎完美的教人害怕, 有點不敢往下讀 :(

    ReplyDelete
  10. Dear Miss LK,

    這幾天想起你時去你那邊,沒見消息,想必仍在靜養之中。今天你就來了,估計你已大致康復了吧,仍請保重啊!

    那真巧,你應該和秋露是同一輩的,但比她年輕。我一點也不奇怪你深愛那書,且你說的對,就是因為欠了原著的某些精粹,據說 Kundera 自此之後不再容許他的作品改外編成電影。

    你要往下讀啊,我還要聽你的意見呢 :D

    ReplyDelete
  11.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咳~反覆循環的愛情,雖然精采,卻讓人的心糾結無法釋開...

    之前看到小倆口的甜蜜,就很擔心後面的磨難.不僅劇中人折騰,連讀戲的我,都七上八下.

    秋天阿!何等短暫...

    ReplyDelete
  12. Dear fish,

    讀故事再令人不安也請繼續看下去,特別是我寫的故事,哈哈!因為要有你的支持和打氣啊!

    物極必反,縱觀命運人生,是真的有如過山車,有起有落。只要忠於自己本分,磨難黑暗過後,是可以見到曙光的。

    秋天是短暫,但不是一逝不返啊,她明年還會再來呢!

    ReplyDelete
  13. 還有我,我也是故事的小讀者喔。
    抱著秋風掃落葉的顫微心情,注視著情節走下去。
    加油,給寫故事的Jane加油。

    ReplyDelete
  14. Dear Moon,

    知道有你在給我打氣,獨行的人又多添了些動力;那美意是渴時的甘露,點滴到心頭!
    葉落了還會再生,只要樹尚牢牢根植,仍可靜盼春天的再來。
    多謝,衷心感激你的鼓勵。我會加油的!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