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6 October 2011

夏雲秋雨 ( 第三章 / 十 ) Summer Clouds and Autumn Rain Chapter 3.10







十一月下旬,展帆要和同系的導師帶領他們的學生往紐約一週,參觀當地的國立和商業畫廊、藝術學院,和拜訪些成名的畫家及他們的畫室。行程當然少不了還包括觀光、感恩節晚餐和聖誕購物之類的活動。展帆很興奮,他離開了紐約已有年多,實在很懷念。難得這個機會可以公私两全,要秋露和他一起去,因為有两位同事也攜太太同往。秋露說她不是太太,女朋友恐怕有點不便;况且她還有很多功課要在聖誕假前完成。說真的她是很害怕跟展帆的同事和他們的太太週旋,在他們面前,她只覺得自己年幼無知,她比展帆的學生還要年輕呢!展帆本來還想請他爸媽從三藩市前來紐約會面,怎知他們去了旅行。他只好與秋露計劃,明年放暑假便一起返回美國,他要帶她去見他父母和他的朋友,四處遊玩,同時慶祝相愛一週年紀念。两人為未來的日子感到雀躍歡欣。

展帆將於週六早上啓程。秋露約好屋中各人星期四那天晚上回來吃飯,替展帆餞行。展帆緊持要擔當大廚的職責。秋露抝他不過,和蓮娜在厨房幫頭幫尾,和負責做飯後甜品。她們還邀請亨利的爸媽和妹妹,後來索性連派利先生两夫婦也一併請來。

展帆以前在三藩市和紐約唸書時,每逢週末和假期都去中國餐館做工,幾年下來學得滿身絕技;閒閒地一桌家常便飯是難他不到的。這天晚上他精心烹調了很多款美味的小菜。十一個人坐滿一張大圓桌子,吃喝談笑非常痛快。亨利的父母對展帆另眼相看,覺得遇到他是秋露的福份。派利先生夫婦說從未吃過這麽豐富的晚餐,他們亦衷心替展帆找到了秋露而高興。飯後愛倫懇求她爸媽讓她留下,她可以睡在秋露房間;戴力自告奮勇,答應明天一早用車送她回家,讓她拿上課的書本和更換衣服,他們才答應。

送走四個大人,一班年青人合力把厨房飯廳收拾妥當後,都擠到展帆房裹,喝酒,聽唱片和聊天;還玩猜枚,撲克派。到後來亨利把他的結他拿下來與展帆輪著彈,大家一起又唱歌又跳舞,鬧到凌晨二時了還餘興未盡。這是他們六個人住在一起後首次感到如此融洽,團結,友愛和愉快。

卒之,還是蓮娜下令:「好啦,這是今晚最後的一支歌,唱完後大家要去睡,明早還要上課呢!」

戴力最喜歡出風頭,今天晚上難得展帆伴奏,讓他有機會大展他唱歌的本領和他鬼馬的舞姿,他來英國唸書後還未玩得這麽盡情過。他上前去緊握展帆的手,大力拍拍他的肩,煞有介事地說:「展帆,好兄弟!我們真是相逢恨晚!」

平時温文爾雅的偉民忍不住插嘴,糾正他的好友,說:「戴力,你錯了。你應該說:『對不起,張大哥,小弟真是有眼不識泰山』才是。」

大家笑得前仰後翻。亨利和愛倫因為在英國出世,聽不明,秋露替他們解釋,两兄妹都笑彎了腰。亨利接著從展帆手中取過吉他,輕快地彈著《 Alud Lang Syne 》,展帆帶頭唱:「Should auld acquaintance be forgot , And never brought to mind ? 」眾人穿著臂彎,一起和唱:「 Should auld acquaintance be forgot , And days o’ lang syne? ......友誼常在我心,親愛的朋友,舉杯痛飲,同聲歌唱友誼地久天長...... 。」唱完,大家齊拍手掌。

展帆忽然神祕地說:「請各位等等,我還要特別選放今晚最後的一支歌。」說完,他去把一張唱片放在唱機上,關掉房裹的吊燈,只留下浴室內的淡光,透過虛掩的門流進房裹,室內旋即幽暗起來,他把唱針放下。

《 My one and only love 》的前奏緩然升起,動人的音韻在漆黑的空間飄遊。秋露的心砰砰地跳。展帆走到她跟前,執著她的手,領她到房中,柔情輕擁,隨音樂移動--秋露埋進他脖子,他貼住她的臉。两人的身體緊緊包裹著對方,熱情傳遍了五官四肢......。曲終了,唱針繼續隨唱片旋轉,沒有人去停止它--另一支歌便開始下去。偉民扶起蓮娜也跟著親密地共舞起來;戴力向愛倫欠了欠身,伸出手來邀請她,她含羞地讓他摟著踏進這臨時的舞池。愛情戀火,在這房間裹熊熊地燃燒著。不知何時,亨利已靜靜地推開了落地窗的門,走進清冷的園子裏去。

第二天早上,秋露起來後很是頭痛和渾身不適;展帆知道她最近功課做到晨昏顛倒,昨晚還累了一夜,要她留在家裏,托亨利上課時替她請假。展帆看她服過藥片再卧下才離去,答應一下課便回來。午間致電給秋露,知道她已沒事了還正在開始替他執拾行李,他才稍為寬懷,但更歸心似箭。

傍晚六時不到,展帆便回到咸士跌來。在地鉄站附近的花店買了七支米色的玫瑰,一支將代替他一天的缺席。店員替他把花包紥得很漂亮;他還挑選了两隻可愛的小毛熊,那粉藍色的小熊穿上破舊的衣服,褲子上還縫補了一塊,雙手擁著那粉紅色穿著美麗裙子的小熊親吻。他知道秋露必定會對它們愛不惜手。

還未回到家,便赫然看見那黑色的愛快羅密歐跑車停泊在路旁。展帆的心窩像猛地被重重的搥擊了一下。跟著看見那外國男子跑下石階來,開車前還向門前站著的秋露揮手。

展帆進屋後往自己的房間走去,秋露正在厨房,聽到聲音便即刻進來。看到展帆的神情有點異常,上前去扶他,關心的問:「怎麽了,展帆!輪到你不舒服了嗎?」

展帆直接地問:「他來這裏作甚麽?」

「你是說羅拔士先生嗎?」秋露隨即瞭解過來,對展帆說:「今天我沒去畫室,他回家時順路把我的畫送了來,好讓我這两天週末在家繼續...... 他--羅拔士先生知道我再不加速,下星期五評分前便不會完成。」

理由聽來很堂皇,但展帆絕對不相信這人的用心只是如此簡單。

「他是你的講師,但不是你的導師,你不是他輔導的,對嗎?」

「他是我們的講師,就有義務關心我們的進度......」秋露耐著性子,她不想在展帆臨行前夕跟他吵嘴。「你怎麽了?展帆,你這樣的態度會很傷害我們感情的。」

展帆知道很難解釋自己的反應。他可以信任秋露...... 但在這七天內他將不在她身邊的日子裏,他沒有把握事情不會有變化...... 。

「對不起,秋露,我希望你明白我的心情。如果我對系裹一個不是我輔導的女生那麽關切;讓她參加我的小組活動後還送她回家;她病了又替她把功課送去她家裏。我這樣做你會不介意嗎?」

秋露無言以對,她自己一直察覺不到任何異常的待遇,經展帆這樣分析,便警覺了起來;卻不想令他擔心,只好說:「他們西人待人處事比我們中國人熱心盡力,派利先生對我們不也是一樣嗎?」

展帆答不出話來,但並不代表心內的疑團消失。他捉著秋露,對她說:「你上次要我答應不會對任何女性動情;我現在可以對你保證,我張展帆此生此世只會愛你一人。」

秋露看進他眸子,知道他是在等待她的承諾,亳不猶疑地回答:「我也可以對你保證,展帆,我今生今世,只要全心全意地愛你,擁有你所有的愛已足夠了,你是我的生命。」

展帆滿懷激動,喉間有點哽塞,視線亦模糊起來。他不知道秋露為何會對他如此情深,他要怎樣才可以永遠保存這份愛呢?他有點害怕。
















8 comments:

  1. 一口氣看從第二章看到這裏,太好看了...期待之後的章節 !

    ReplyDelete
  2. Dear Natalie,

    好多謝你來告訴我,這是很大的鼓勵,我會更用心地寫下去!
    也期待你以後的意見呢!

    ReplyDelete
  3. 前半段才让我放松一下,哎哟,后半段又让我紧绷起来。。
    越来越。。。。期待。

    觉得你对画画这一方面也有一点研究,虽然我并不懂画画这一门学问。

    ReplyDelete
  4. Dear ccm,

    告訴我你對故事的投入,知不知道這令我大大的舒一口氣,因為這些話來自閱世甚深的你,聽來是很有份量的。有你看著我寫,更要打醒十二分精神!

    研究絕對說不上,我自少愛畫画就是了。賞畫不要學問的,憑直覺最好。很多謝你的支持和期待!

    ReplyDelete
  5. Jane,

    今天這張照片拍的很寫實,有份"real life"的感覺.是倫敦嗎?還是你家附近呢?

    熱戀中的人皆是如此,情人眼中容不下一根刺.想必展帆到美那幾天,還有好戲喔?! 期待中...:D

    ReplyDelete
  6. Dear fish,

    真高興你問,也讓你猜對了,這照片的地點是今天的 London Hampstead (廣東話發音是咸士跌),記得故事內說他們這一班年輕人住的地區是叫甚麼的嗎?

    就是了,也敏感得很呢!那我們要看看你今次可猜對?!

    ReplyDelete
  7. 唉, 用廣東話說較傳神, '羅拔士呢條友真係茶煲...'

    不過展帆和秋露這對戀人似乎有很重的不安全感和隱藏的佔有慾, 可能和成長的經歷有關吧?

    ReplyDelete
  8. Dear Miss LK,

    哈哈真是妙絕了!想不到你的廣東話比我還棒('棒'是借你們國語的,我們沒有這形容詞):D 旁觀者清,明眼人自然看得清楚'那條友'的動機。

    你說得沒錯。再加上四方還有虎視眈眈的人,那不安全感就更甚了。

    知道你還在讀著,那份美意深領得很。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