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5 November 2011

夏雲秋雨 ( 第四章 / 三 、四 ) Summer Clouds and Autumn Rain Chapter 4.3 / 4.4







今天是星期三,是展帆在紐約的第五天。咋晚他與秋露通過電話,知道她的畫快完成,會趕得及下星期一的評核,他替她舒口氣。對她說週末回來時两人要好好消磨;看畫展,逛書店,唐人街吃飯然後看戲,跟著回家喝酒聽音樂。想到這些秋露和他都熱愛的生活情趣,他覺得自己何其幸運。萬水千山,她竟被他遇上。他只希望麗妮也會有同樣的幸福。

展帆天性率直善良,一向以來是他性格上最容易被麗妮操縱的弱點之一。他對美術創作的認真和執著;從前對麗妮來說是忍無可忍的愚昧和頑固,如今卻可以成為她穩操勝算的皇牌。

星期天那晚與展帆告別後回家,麗妮便與大衛分手。她從意大利回來後還處於休假狀態,尚未與總公司談討新職位的細節問題,所以基本上她是自由身。第二天,她便把工也辭去。其實她人還沒回到紐約,已經有另外一間公司在向她招手,所以要轉換環境對她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

麗妮的爸爸是香港一間大塑膠廠的行政總經理兼股東,當初是由廠裏的學徒身份捱起的。媽媽本來是爸爸做廠長時的秘書,結婚後留在家中相夫教子。麗妮有两個哥哥,中學畢業後在外面闖了幾年,也回到爸爸的廠裏做事。

麗妮自幼受父母寵愛,中學時又是校花;生命中從未受過挫折,卻偏偏在少女時期開始單戀展帆。她的朋友們都取笑她,真正關心的便叫她放棄。他唸預科時轉了校,她已經很久沒遇見過他了,後來纏著仲詩去跟她哥哥露營,因為知道展帆也會參加。那天在碼頭上船時他看見她,她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刻;在人群中,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像很詫異她的轉變,然後對她親切地笑了笑,就如對一個很久不見朋友般的笑容。麗妮馬上魂不附體,原來他一向是知道她的存在!他竟然留意過自己!晚上野火會的時侯,全團只有她和仲詩是年紀較輕的女孩子,他替仲詩烤了一大碟東西,讓她帶回去和麗妮吃。仲詩逗她,說展帆從未對自己這麽細心過,麗妮暗地裏相信展帆是對她改觀了,甚至有可能喜歡她。整個週末展帆都是勞動最多的男生;紥營、生火、取水、拆營、清潔收拾和背負營具他都義不容辭。下船時他留到最後,麗妮和仲詩不用說也故意包尾。跨過木板時船突然被一股浪湧冲激得两邊搖晃,麗妮禁不住尖叫一聲,展帆馬上衝前去把她扶著,她抓著展帆壯健的手臂,讓他輕輕護她上岸。那一剎那,是麗妮少女時代最珍貴的一幕。

之後她又再很久沒見到他,才嘗試和班上的男生們拍拖。但那些男孩子的言談舉止,氣質性格在麗妮心目中都庸俗可厭,根本沒有任何人比得上展帆。唸預科時她立下主意,縱使是天涯海角,她都要去找他。

在三藩市大學那頭一年,他開始時受仲賢之托照顧她。她閒時老跟著他鑽書店溜畫廊,到後來他才偶爾約她看場電影或帶她去週末做工的餐館吃飯。卒之有天晚上過馬路時他伸手去把她拖著;過了幾星期他才鼓起勇氣在送她回去時吻了她。那是他們認識了這些年來最甜密的時光。可惜一旦他們的關係確定了,麗妮便回復本來的小姐脾氣。她想改變展帆,她要展帆凡事以她為重。見面的次數要增加、約會的去處要由她選擇、在她和同學間的活動他要對她殷勤,連他的衣著也被她挑剔批評。展帆簡直吃不消。好不容易他大學畢業了要去紐約繼續求學,覺得分手可以減少雙方的痛苦;勉強保持一段不融洽的感情對誰都不公平。麗妮難過了很久;也再度企圖和其他男性交往來麻醉自己。但再一次,她感到對展帆的難忘。畢業後在紐約她再找到他,又經過一番努力;展帆再被補祝回來...... 。當然他們後來還是分了手...... 。

這两天以來麗妮張羅了一番,成功地在紐約最負盛名之一的布郎畫廊,這晚難能可貴的預展酒會嘉賓名單中,加多了四十多張請柬。昨晚連夜她著人送去展帆們住的酒店,留言要交給法蘭奧里路先生。今早法蘭收到後當然說不出的驚喜。一來這畫廊旗下的畫家全不是凡夫俗子,他們邀請的來賓大都有頭有臉。他本人自問沒有法子為他學生安排如此難得的機會,當下興高彩烈地用那叠帖子拍拍展帆的胸口,眉飛色舞地說:「呵呵!不知是那個老相好那麽念舊,突地送上這份厚禮。」

展帆也異常好奇,取笑他說:「急甚麽!今天晚上便有分曉了。」





昨晚從酒會回來後,展帆便很沉默。

法蘭還以為他累了,也沒理他。早餐時,見他還是若有所思的那個樣子, 便拍了拍他的面頰,笑著說:「怎麽啦你!是否掛著秋露?我們後天都回去了。」

展帆淡淡地笑笑,喝口咖啡。片刻,才說:「世事真難預料!今年夏天我正打算回紐約,學院卻把我留下。明年我想繼續留下來,誰知昨晚與布朗談話時,他卻邀我回來紐約做個人展覽。」

法蘭眼晴睜大起來,不可置信地:「去你的!約翰布朗要你在他的畫廊開展覽?!」

展帆點點頭:「他說他以前見過我在不同地方聯展的作品,很有印象。最近有两三個他的買家向他問起,他早有打算要聯絡我,不料昨晚便遇上了。」

法蘭咪著眼,擺出他那副不肯輕信別人的表情,說:「你與他談了細節沒有?」

「大致上吧。他說第一年合作他可以給我月薪,直至作品完成展覽,賣價和他六十/四十。如果成功再合作的話,第二年我沒有月薪,但他改收四十/六十。這樣的條件,我相信不能更好的了。」展帆直說。

他橫揪了他的腦袋一下,誇張地叫起來:「那你還考慮甚麽?」

「我有苦衷...... 如果我明年暑假走,秋露還有一年學程,我怎可以把她留下?!我想等她畢業了才一起離開英國。」

「那也是好辦法,如果他們肯等的話。你在英國作畫,他們會給你薪水嗎?」

「相信不會。布朗說他們在蘇豪有一個大畫室,間格好供幾個他們的畫家分用,頭一年我要在那裏工作,因為他們要看我的進度。」

「你等等,我去替我們添些咖啡回來再談。今天自由活動,我們有的是時間。」說著便把展帆的杯子也拿去。

一手捧著两杯咖啡,另一隻手捧著两隻牛角包和牛油菓醬,他坐下來,把展帆那份放到他面前去,展帆連忙道謝。法蘭大口大口地吃,呷了一口咖啡,望著展帆說:「如果你明年不走,你可以在英國不工作只畫畫嗎?」

「那可不能,單是租錢已不能應付,還有生活費哩!」

「那你打算怎樣?」

「我已向學院申請了延職,還在等答覆。如果......」

「不用等了!」法蘭舉起手來打斷他。「他們不可能重聘你的。你今年這個機會很特別。但瑪麗明年九月尾便會回來開課;系裹實在沒有其他空缺,這個我很清楚。」他想了想,再說:「你有考慮過嗎--你也知道的,聖馬田和中央藝術學院明年會合併起來,將會改革成為中央聖馬田......但可能--主要的職位都已分配好了...... 不過你可以即管試試 。 」法蘭很老實地告訴他。

想到秋露在那裏唸書,他真的能去那兒教也不方便。便說:「現時才去申請,恐怕也太遲了。」愈想愈傷腦筋,展帆想轉換話題,故作輕鬆地問:「你今天有甚麽節目?」

「今天我會去昆士探一個朋友,晚間回曼克頓去拜賴恩家吃感恩節大餐。你呢?你沒有好去處的話可以和我一起的。」

「謝謝你,不用了。我以前唸書時做工的上海東主咋晚打電話來,叫我今晚去他們處過節。我還想請你也一塊兒去哩。」展帆笑著說。

「唔...... 真是如你們中國人所說的《魚與熊掌》了,不不,是京鴨與火雞才是,哈哈.. 哈哈..!」提起食物,特別是中國餐,法蘭就會唾涎三尺。不過他可能把上海和北京混淆了。展帆只覺得有趣。法蘭又非常遺憾地說:「可惜我沒有你那麽好運,布朗沒有向我招手,我還是去應酬賞識我的拜賴恩吧,也謝謝你的好意了。」

展帆傍晚時分去到洪祥飯店。他們入鄉隨俗,今晚關門過節。两張圓檯擺設好,檯面上的暖餐平爐上已放滿了蓋著盅盅砵砵的菜餚。祥叔的同鄉老黄夫婦已入席,旁邊坐著黄師奶的弟弟和弟婦。展帆才進門,祥叔便迎上來,熱情地招呼他,順手接過他帶來的拔蘭地,喜氣洋洋地怪責他:「來吃餐便飯,化錢作甚麽!」

展帆跟大家打過招呼,要去厨房帮手。祥嬸把他按下來,笑咪咪地說:「你坐著好了,我們只等多一位朋友便可以開飯。」伙記們把菜都上了桌,他們也坐滿了另一張檯。正忙著斟奉酒水之際,門叮噹地開了,進來的是麗妮。




6 comments:

  1. 唉!! 這麗妮…真是心機得可怕…先是以退為進製造令展帆鬆懈的假象,再布下天羅地網,製造利己的氛圍…以她的個性,怎可就此罷手, 隨後而來的臨門一腳/致命一擊, 確保成功的將展帆帶回她身邊… 招招正中要害,看來這展帆是在劫難逃了!!
    真個是聰明反被聰誤…這硬搶/逼回來的男人…留住了人留不住心….怎料得硬生生地連自己的青春一同賠上!!
    漸漸了解Jane寫作這故事嘔心瀝血心境之萬一了…這些日子…跟著故事水裡來火裡去…心領神會秋露與展帆這對戀人對生活單純的的努力和盼望. 看著亨利望著自己的鞋征征的說” 沒有機會”(心想!! 呵!! I know this guy…)…連那法蘭神氣活現的帶著那愛爾蘭人特有的生活哲學穿插其中, 都彷彿身歷其境。但….這麗妮…無法想像 Jane你是如何創造這一角色的個性情感及作為…光是跟著你的序說…就已經讓我頭痛疲累至極!! 單純的人, 是真的無法想像那樣步步為營的生活啊!!
    言至此,,,與Jane分享小讀者的小小心境轉折, 話說讀了四章某節後, 心裡反覆揣測著這麗妮的動向, 一轉念…決定…”戒”了…(這女人看了真討厭, 不看也罷!! 省得擾我清靜…) 反覆還盤算著依這故事的進度, 該在何日回來續讀…才能一次讀畢這女人奸計(不能得逞)的”好下場”….. 這樣的人真的是讓人頭痛….
    By the way, I am still here. 戒不掉... :D
    Annie

    ReplyDelete
  2. Dear Annie,

    我本身作為一個讀者,所以最能夠了解你的心情。每讀一本書,我們便被融進故事中人的生命去,跟著他們悲歡離合、喜怒哀樂。看電影也是一樣,最不喜歡主角受傷害。麗妮這種女人(人),差不多每個人身邊都有,好運的才不會 crossed their path。她們的性格好勝自負,正邪参半,為了自身得著,特別是感情上的不能捨棄,會不擇手段害人害己,到頭來要看她們能否醒覺自拔,才能 redeem 所做的一切。
    “ Nobody can go back and start a new beginning, but anyone can start today and make a new ending.” - Maria Robinson

    Annie, 請不要氣餒,你的推理至目前為止完全正確。也不要激氣,內容簡介不是已說明展帆和秋露可以重逢的嗎?因為深明大家疾惡如仇的心情,我才冒險地把故事從中段道來,起碼讓大家知道,黑暗的隧道行完後,會見到曙光,這段路程,大家咬著牙執著地堅持可以嗎?

    最重要的是,這故事不只麗妮,每個人都有他們的角色去做,換言之,每個人都有他們的責任。這個故事的重點是其中的過程。很珍惜你與我分享沿途的看法和感想。

    ReplyDelete
  3. 不管别人如何看待丽妮,我还是觉得丽妮最可怜,为了爱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耍尽心机,想想,也不能完全恨丽妮,整个故事,她才是最终的失败者。
    jane,你也同情丽妮吗?你对丽妮还是有所保留呢,看来,你也狠不下这个心来一刀了断吧!

    ReplyDelete
  4. Dear Jane,

    好美好美的日落與夜景,可以請問這是從哪裡拍攝的嗎?下回有機會可以看你分享紐約行嗎?這幾張照片都深獲我心,我已陶醉其中..

    當深陷Jane的故事中時,心情是跟著起落.最不喜歡展帆的優柔寡斷,如果他更果決,不會給別人任何機會去影響他和秋露的感情,甚至會捍衛保護這份感情,即使暫時傷害了麗妮!每個人都有追求幸福的自由.麗妮的心機雖讓人氣憤,但他也是努力去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以免未來人生的懊悔.所以我認為雖然我們不害人,但基本上也要有拒絕被害的能力!

    ReplyDelete
  5. Dear ccm2poco,

    你說得沒錯。大家都應該看得出,我把每件事情都從麗妮那個角度看去。她的單戀大家跟她一起感到浪漫。連展帆也如是,把兩人的磨擦歸咎於自己沒時間陪她,他只感到對她不起。
    麗妮有著很多人的影子,敢愛敢恨,和大家不同之處是她聰明,但盲目。對愛情愚昧不是罪過,所以到目前為止,我還沒說過她不是,對嗎?
    很多謝 ccm 你這麼認真的對故事人物投入感情。

    ReplyDelete
  6. Dear fish,

    你喜歡這些相片嗎? 這張是從Rockefella Center的 Top of the Rock Observation Deck拍的。至於第四章第一節那一幀,則是之前一年在 Empire State Building上拍的。哈哈,我們每回去紐約都是鑽畫廊, 說出來只怕會悶瘋別人哩!

    fish你的觀感和分析非常正確,展帆和麗妮性格上的弱點造成日後眾人的悲劇。但誰人不是從錯誤中學習?生命的演奏是沒有綵排預習的機會,尤其年青人大部份時間憑直覺處理事情。我們怪展帆太敦厚,麗妮太痴情,別忘了當局者迷。相信大家也看得出,到現在為止,我還沒有判斷麗妮,因為目前她傷害躭誤的,只是她自己。

    非常欣賞 fish你所說的雖然不害人,也要有拒絕被害的能力,多麼堅強的思想啊!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