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7 November 2011

夏雲秋雨 ( 第五章 / 五 ) Summer Clouds and Autumn Rain Chapter 5.5







深夜,秋露睡去後,馬克悄悄地去找法蘭和巴巴拉,向他們求救。他把秋露的情况和哀求告訴他們,請他們想辦法。

「唉!可憐的孩子。到了現在這個時候還惦著要賺錢還媽媽。」法蘭嗟嘆道。

「那是因為她所愛和信賴的人讓她如此失望,知道日後凡事也要靠自己了。」巴巴拉既同情又激憤地說。

第二天早上,他們一起把秋露從醫院接回家去。才十九歲,她肚內已懷了六個星期的身孕。

巴巴拉是虔誠的天主教徒,竭力說服秋露不要墮胎,答應孩子誕下來後會替她安排好的家庭把她領養。法蘭對秋露的處境非常內咎,他自責對麗妮和馬克的不懷好意袖手旁觀,沒有及早制止這悲劇的造成。他與巴巴拉决定負責照顧秋露產前產後的一切需要,亦尊重秋露意願沒讓任何人知道她的去向。秋露私下寫了信給蓮娜,說將來會與她聯絡,請她原諒不辭而別。

經法蘭的安排,秋露離開了英國。復活節假期之後,在法國巴黎美術學院完成那學年的課程,暑假後向學院申請工作經驗外訓,大著肚子在畫廊裏工作至孩子出世。巴巴拉把一切手續安排妥當,替她把女兒帶去收養她的家人那裏。離開巴黎前,她問秋露,要是她替孩子取名,會用甚麽名字。秋露把《晴兒》二字寫在紙上,淚水已濕透了她的字跡。她說,這名字是她和孩子的爸爸以前說好的。巴巴拉黯然把字條摺好放在衣袋裏。

在巴黎留了下來,秋露艱苦地半工讀,五年後卒之完成了她的碩士學位。在一間時尚的畫廊裏工作不久,被英俊富有的皮雅看中,邀請她合夥去掌管他的畫廊。與他一起工作生活了數年;她能把全副精神貫注於生意的推廣,卻不能把心情投入與他感情上的發展。結果他們的業務愈蓬勃,两人的關係卻愈疏離。到後來要分手時才也知道,他在外面早已有了很多情婦。

亨利此時在倫敦也是經營畫廊。偶然的機會下,他們在一個巴黎的畫展酒會裏重逢。雙方悲喜交集。亨利把各人近况轉告;蓮娜和偉民已返港,結了婚亦已是两兒女的父母。戴力和愛倫也剛結了婚,暫時沒有孩子,大部份時間住在香港。亨利自己仍是孤家寡人,前女友去年嫁人了。展帆--展帆那個夏天便離開了英國,沒有人跟他保持聯絡,也沒有人見過他。

亨利知道秋露在法國舉目無親,感情又不如意。正值他想大展拳脚,便將两間市外的小型畫廊都賣掉,在市中心歌確奇街開業,請求她回來與他合作。秋露感到與皮雅和巴黎都已到達了十字路口,便毅然答允與亨利合股。

秋露回來了。當初一別,匆匆十年,倫敦誠然物是人非。

法蘭告訴秋露,她走後不久,馬克與一個女學生發生關係,被她父母鬧到滿城風雨,學院沒再聘用他,他們夫婦亦與他斷絕來往。

秋露除了還清當初他們夫婦仗義資助她的一切費用外,還把自己一幅珍藏的名畫饋贈。同時又把自己在法國南部渡假別墅的鑰匙配了一套交給他們,請他們隨時與家人和孫兒女們去玩去住;也把替她看管打掃房子的公司聯絡資料附上,叫他們當那處是自己的家好了。法蘭和巴巴拉都鐘愛那區的天氣、葡萄酒和美食;小孩子們更會喜歡幼滑的沙灘和各式水上活動,法蘭便老實不客氣,呵呵笑地謝過她和把鑰匙放在褲袋裏。看見今天的秋露已銳變為能幹而成功的女強人,他對他老婆說,他只有一個心願...... 。

亨利和秋露的《愛藝畫廊》開幕之日,除了賓客滿堂外,昔日的故人齊集。亨利的父母、愛倫戴力夫婦、派利先生夫婦、法蘭夫婦,及蓮娜偉民一家四口都出席道賀,興高彩烈地聚舊。秋露是蓮娜两個孩子的乾媽,自然對他們溺愛不已。要告別了,才四歲多的女兒眨著圓圓的大眼晴依進秋露懷裏不肯離去,爸媽和弟弟要回家了也不在乎。蓮娜笑駡地對秋露說:「你看,這現實的丫頭!有新裙子和玩具娃娃便媽媽也不要,你把她領養去好了。」說完,後悔也來不及,馬上把秋露拉過來,两人緊緊地擁抱了一會。這是她們两人的秘密,朋友之中,除了法蘭夫婦外,沒有人知道秋露當年懷孕的事。

酒會很成功,賓至如歸。只缺少了一個人,沒有人邀請他,也沒有人提及他。

但每次門開時,秋露都還忍不住轉頭去看。

之後門就這樣再開開關關了快十年,要等的人始終沒有出現。
秋露和亨利一起把畫廊弄得有聲有色。沒多久他們便在車路士區的英皇道另開了一間。平時两人分別掌管,有預展酒會時則雙雙出席共同招呼來賓。他們两人做甚麽事情都有默契,工作上如是,感情上也一樣。亨利明白亦尊重秋露,他們的關係很好,既友愛亦親密,一星期會有两天在對方家裏吃飯,氣氛好時秋露會讓他留下來,間中她也會在他那兒過夜。程媽媽看見亨利終於可以和至愛的人經常一起,已老懷大慰,也不再在乎兒子成家立室與否了。

然後那天晚上,從門外進來了一個少女。她的出現,像秋天的雨,晴天的雲,突如其來的天氣變幻往往把大地蒼生和諧的秩序破壞了。二十年前的恩怨愛恨,在那天晚上被翻捲起來。








8 comments:

  1. 這ㄧ轉眼物是人非事事休, 二十年已過...

    有個小小疑問, 秋露功成名就後, 難道沒去找當初迫不得已送養的孩子嗎?

    ReplyDelete
  2. Dear Miss LK,
    很唏噓是不是?人生最寶貴的ニ十年光陰就這樣過去了!要是秋露當天不走,她和展帆的生活到現在不知如何 ......
    巴巴拉和法蘭夫婦當年是在英國替秋露找到收養女兒的家庭。那家庭聲明除了法庭外,任何人包括孩子的親生父母,也不能知道他們的身份和所在地,秋露當時同意並簽了紙的。幸而法蘭夫婦跟這家人很熟(這是他們的苦心,起碼他們可以和秋露展帆的孩子密切接觸) ,所以後來才能安排秋露與晴兒的養父母會面。
    Miss LK, 多謝你提出這疑問,讓我有機會藉此解答;相信很多人都有與你同樣的想法。
    下面轉錄了英國收養法例之其中一小節:
    Application for a serial number
    20.—(1) This rule applies to any application in proceedings by a person who intends to adopt the child.
    (2) If the applicant wishes his identity to be kept confidential in the proceedings, he may, before those proceedings have started, request a court officer to assign a serial number to him to identify him in connection with the proceedings, and a number will be assigned to him.
    (3) The court may at any time direct that a serial number identifying the applicant in the proceedings referred to in paragraph (2) must be removed.
    (4) If a serial number has been assigned to a person under paragraph (2)—
    (a)the court officer will ensure that any application form or application notice sent in accordance with these Rules does not contain information which discloses, or is likely to disclose, the identity of that person to any other party to that application who is not already aware of that person’s identity; and
    (b)the proceedings on the application will be conducted with a view to securing that the applicant is not seen by or made known to any party who is not already aware of his identity except with his consent.
    Personal details
    21.—(1) Unless the court directs otherwise, a party is not required to reveal—
    (a)the address or telephone number of their private residence;
    (b)the address of the child;
    (c)the name of a person with whom the child is living, if that person is not the applicant; or
    (d)in relation to an application under section 28(2) (application for permission to change the child’s surname), the proposed new surname of the child.
    (2) Where a party does not wish to reveal any of the particulars in paragraph (1), he must give notice of those particulars to the court and the particulars will not be revealed to any person unless the court directs otherwise.

    ReplyDelete
  3. “要是當時不選擇離開”…這也是秋露二十年來埋在心裡久久不敢想的心事吧!!

    匆匆二十年的光陰, 之間有著太多的(壓抑/忽略的)情緒, 太多過往…就這樣不輕不重. 不偏不倚, 層層疊疊地壓在心上, 零零落落, 卻不知從何拼湊起…..也是清楚那壓在最底下, 不敢掀開的, 仍是最愛/最痛….於是乎….也只好任它…繼續….散落….埋藏….

    這亨利….也太…神….嗯!!...紳士/深情了…爾後還得伴著去找尋展帆?!…這….該如何是好呢!!...是情到深處嗎?!...或許也是由不得他吧!. (This may sound ironic; but to be honest with you; Henry is too perfect a person to fall in love with. Here again, the vote goes back to 展帆. 希望那個深情的笨蛋經過二十年有多長些智慧:P )

    二十年的愛恨混雜著聖誕假期的歡樂氣氛,真是難為Jane了, 今夜砌了一壺清茶,配上香甜的Apple pie. 不知怎地竟嚐出了無味的苦澀… (無味 + 苦澀, There must be something wrong with my taste buds tonight; can’t believe I took all those Calories for nothing. :( )

    Merry X’mas … four weeks countdown….

    Annie

    ReplyDelete
  4. Dear Annie,

    你對這故事的看法、感受和分析成為我每星期很珍惜的回應。十分多謝你的寶貴時間。

    對不起,最近這兩節很苦很澀,累得你嚐不出 apple pie 的香甜,多不好意思!秋露的感情和生命有著太深的遺憾,幸而上天沒有完全虧待她,離開香港後,濃濃的友情總是把她環繞 ...... 包括亨利。

    亨利 ......好不容易才把心愛的人留下了。多年來的牽掛擔憂,對他來說,知道她平安無恙,能夠給予她某程度上的愛護,已是莫大的得著。他是一座安全的港口 ...... 只有跑累了碼頭,經歷過風濤駭浪的船隻才會領情。

    你說當初麗妮怎能忘掉展帆?連你都對他回心轉意!熱血的男兒就是這麼令人又愛又恨的了。

    說起來,秋露的人生才算 ironic。她不想像母親那樣,生活於一個男人的主宰之中,卻在羽翼尚未長成之前 (和她媽媽當初一樣),更殘忍地被逼作出取捨。不禁細想,換了是她媽媽,又會怎麼做?她恨她爸爸,但晴兒會否恨她?

    多謝你的關心和問候。你家也是興奮地期待著 Christmas嗎?就讓我們在快樂忙碌中一起倒數吧 >O<

    ReplyDelete
  5. 秋露什麼也沒說就這樣離開了,可見她也是十分果決呢!還好有法蘭夫婦,她們真的可說是秋露的貴人阿.有多少人是必須獨立面對這樣的窘境,沒錢也無力離開現有的環境,更不用說有能力張羅另一地區的發展.秋露能成功,法蘭夫婦也佔一個重要因子,是嗎?

    ReplyDelete
  6. Dear fish,

    秋露的個性柔中帶剛,自少由於與父親的不睦,養成果斷决絕的性格。記得當天在父母面前,把努力嬴回來的獎狀在他們面前全部撕去嗎?在沒有安全感環境下長大的孩子,遇難時只想逃走,迴避 ......
    法蘭是有責任的,起初他對展帆有點炉才,到後來明知馬克和麗妮的動機行為也袖手不理 ...... 害得秋露舉目無親,他不幫她,良心上過意得去嗎?你可同意!

    ReplyDelete
  7. Dear Jane,
    連續追看了數篇,看完真滿足!現在要去吃樹幹蛋糕了!hehe!!:D
    今次的閲後感是⋯原來人生真的很短暫⋯秋露就這樣怱怱的過了二十年⋯雖然期間她成就了自己的事業,感情生活又看似��缺⋯我想⋯在這二十年間,她對展帆和女兒的思念一定不曾停止過⋯我是很喜歡秋露啦⋯然而要我是她的話,當初我一定不會放棄展帆的⋯起碼要給他一個解釋的機會呀⋯因為這世界可以發生的誤會實在可以太多,攪事的人(mark,麗妮及䄂手旁觀的那個法蘭先生)也太多了⋯但我這樣說是對秋露不公平的⋯畢竟我比秋露作決定時的年歲大差不多十年;p

    ReplyDelete
  8. Dear June,

    看你頗忙的,剛回來,有那麼多事情去做,竟這樣有心去追我的網誌,更要多謝你來和我聊聊你對夏雲秋雨的閱後感。
    就是了,人生的旅程,無論快樂的、痛苦的,攜手前進或踽踽独行,當你回顧的時候,離上一站已很遠了 ...... 。快樂的時光我們可能記不得那許多,但遺憾的惆帳總是永遠難忘。
    每個人做出决定時都會被不同的原因去軀使,同是十九歲的年青人,由於家庭背景和與生俱來性格的影響,都會有不同的選擇。所以我們很難為他人的行為下判斷。

    我等下要去你處,看看你有沒有偷懶 :)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