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1 August 2011

夏雲秋雨 ( 第一章 / 二 ) Summer Clouds and Autumn Rain Chapter 1.2










秋露才從樓梯下來,一位面容慈祥,半禿頭,鬢邊和髮腳都灰白了的高個子馬上迎上來:「秋露,你去了那兒啦?」

這個六十來歲的英國紳士候活威爾遜在倫敦地產界非常成功。在英國,法國和意大利都有別墅。他和太太伊莉莎白是秋露畫廊的常客,經常買她展出的畫掛在他們不同的家裹或送予親友。

這一刻,她卻不想和他們細談,她需要快快找著那叫晴兒的女孩和打探她的身世。

「噢嗨,候活!你預訂的那兩幅看到了沒有?還有看到些喜歡的麽?」她捉著他的雙手緊緊的揑了揑,說:「對不起我現在被些很嚴重的事情困住,你給我十五分鐘,或者我叫珍妮過來好嗎?」但珍妮,翠絲和亨利全都在招呼著客人們。從眼角中,她看到那女孩。她對候活指指那在畫廊中央的辦事桌說:「如果你要的話,去我右邊最上端的抽屜內取一塊紅點貼紙,喜歡那張便把紅點先貼上去,我轉頭回來才替你登記!」說完,揮了揮手,便馬上趕到那女孩身旁。但一時間也不知再找甚麽藉口和她說話才好。

「嗨,晴兒......」她不想也不能浪費時間了。「是這樣的,你知道這個畫展的畫家雷民--」,秋露吞下一口氣,藉這空間去冷靜一下自己和選擇適當的辭句。同時輕撥去垂在睫毛前的一絲散髮,最後决定把雙手垂下來交叠著,那樣可以避免自己看來不知所措的模樣。一個快四十歲的女人跟一個十多歲的少女說話,怎麽可以這樣慌張的?

用一個温和可靠的微笑去鞏固自己和對方的信心,不知那兒來的急智,她說:「--他--托我向你詢問,不知你有沒有興趣做他的模特兒?」

意味到這樣唐突的建議有點冒昧,特別是對年輕的女子。她隨即補充道:「雷民是一位很可靠的畫家--我的意思是--他是一個很可靠的男人。」秋露也覺得自己這樣的保證很無稽,随即便說:「--我的意思是,他不是壞人!」

晴兒靜靜微笑地看着她,聽她說完了,便禮貌地回答:「啊!真的嗎?那太好了。 只是,不知我 -- 是否合適 ...

秋露第一次仔細看清楚這少女的樣子。那两個淺淺的梨喎在她純真的笑面上露了臉,噢 ...... 我認識那神情!秋露的心突地又絞痛起來。忍不住用手輕輕撥開她掠在額前的留海,看到那雙清秀卻濃密的長眉,秋露差點兒哭了 。晴兒, 這個名字...... 這個她和展帆以前說過,將來假如有孩子時會用的名字!這孩子的梨喎和眉目,顯然都是她爸爸的遺傳。這會是她和展帆的孩子嗎?

*下回續*



Monday, 29 August 2011

烤薰火腿番茄扁意麵 Baked Smoked Ham and Tomato Linguine



不要說我們做妻子媽媽的沒有重要性。你只要花少些時間在丈夫兒女身上,他們就會讓你知道、甚至會撒嬌。

Friday, 26 August 2011

夏雲秋雨 ( 第一章 / 一 ) Summer Clouds and Autumn Rain Chapter 1.1











第一

倫敦 二OO八年




「秋露,你怎麼啦?」亨利從後邊走來按著她的腰,湊近她臉旁,雅萬利鬚後水氣息輕輕送來。
他幾時進來的,她似乎亳無所知。

「噢,你有事找我嗎?」秋露好像不知自己身在何處。

「下面忙得很哩!珍妮和翠絲都應付不了,我又要陪著雷民應酬——唏!秋露,是不是不舒服
了?要不要我找奇雲上來看看你?」奇雲是他們的朋友,也是哈利街成功的整容醫師。

「我的樣子很難看嗎?要麻煩整容大師!」秋露好像終於慢慢地回到這個世界來,但面色仍然蒼
白還茫茫然似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亨利很體貼地微笑道:「除了整容之外,普通的醫學常識,奇雲恐怕還
懂。」接著他便去捉她的手,還想說甚麼。

她輕輕把他推了一把:「你不是說下面很忙嗎?你先快下去,我馬上就來。」

說完,也不等他回答,便將他關了在門外。靜靜地舒一大口氣,背靠住門,合上眼;她的心此刻不知是在跳著還是被切割著,砰砰然的痛著--她試試深呼吸多幾回,心想我要堅強--因為被遺棄的過去,這麽多年後還是來把她找著了。說實在的,她此刻的感受竟是亦驚亦喜。

轉身對著壁爐上橫掛著的大鏡子。她今天晚上穿了條黑色香奈兒 Chanel 真絲連身及膝裙,小企領,無鈕低開的上身被半透明的小蓋袖襯著。修緊的腰身,下擺同質半透明的綉花黑絲,蓋著黑色的襯裙搖曳著。簡單的珍珠鑲鑽耳垂和項鍊墜子配鑲鑽手鍊。挽在脖子後雅麗卻隨意的髮髻,柔軟微鬆的幾絲掛在鬢邊頸後的散髮,把秋露勾畫得有如畫中的古典美人。別人說怎樣看她也不像一個三十九歲的女人。她觀視著鏡中的自己,試試回想二十年前的樣子。

剛才那披著柔柔長髮的中國少女,一進門便吸引到秋露的注意力。那雙漂亮烏黑的眼睛隱隱透著憂鬱,輕顰淺笑間又有些淡淡的淒然。生活在藝術世界裹這些年來的經驗,敏銳了秋露的觀察能力;她既好奇又關心,為何這樣一張美麗年輕的面孔卻竟然如此的缺乏光彩?那女孩夾雜在一班年青人中走進畫廊,他們個個都胸挺背直,圓鼓鼓的臀部和曲線玲瓏的身形,不用說已看得出是批舞蹈學院來的學生。跟著他們後面壓陣的那個男人,看來有三十歲左右,留著金色微鬈半長不短的髮;有好幾次,手總是有意無意地輕放在那中國少女的小背上。秋露看在眼內,心裹突然對那女孩產生起一種近乎母性的保護感,和對她身邊人的戒備心。

之後賓客們陸續出席,秋露便開始忙過不了。今天晚上這個畫展,是一名剛出道不久的年輕男畫家的個展。畫中都是舞者的形神和動態。他是秋露發掘的新星。五年前從皇家藝術學院畢業,不加入時下最出風頭的英國現代派,卻專心製作真誠的意像畫。構圖瀟洒豪邁,筆觸勇敢中見細
膩。秋露給他很多支持;等了一年多,作品卒之完成。今晚是展覽正式開幕前的私人預展酒會,
她發請帖去倫敦市內所有她認為對這類素材有興趣的美術收藏家、工商集團領袖、高級行政人
員、專業人士、上流社會的紳士太太淑女們,以及倫敦幾間著名舞蹈學院的校長和導師。看來那
女孩一定是跟著導師來的學生之一。

當女孩走近時,秋露聽見那男人用帶著英語發音的中文喊她的名字叫她過去:「晴兒,can you
come over here and have a look at this one? 」 秋露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那名字--是他
說得不正確吧?那會這麽巧的?她再也集中不了精神,勉強而神不守舍地和客人寒喧了一會,便
把來賓留名的紀錄冊挾在臂彎下往那女孩的方向走去。站到她身邊時,秋露伸出手來,故作輕鬆
地說:「Hey! My name is Cheryl, do you speak Chinese?」

那女孩冷不提防,臉上一紅,輕輕地握了握秋露的手,禮貌地用廣東話回答道:「我會的。」
秋露太高興了,馬上鼓起勇氣,「你從香港來的吧?」

女孩面上的紅霞已漫延到耳根去了,羞澀地說:「不,我住在這兒--英國」,微頓一頓,低聲道:「但我是在法國出生的。」

秋露差點沒暈了過去。她的呼吸突然加緊,面上感到一冷,血液彷彿都全部流走去了。顫抖著, 她問:「......那你叫什麽名字?」

「晴兒,張晴兒。」

秋露突然覺得天旋地轉起來,心中有萬千痛楚和疑問卻不知如何是好。那男人竟又走了過來,她只得請他們两人都把聯絡資料留下,說將來有同類畫展時可以再邀請他們。之後她迅速跑到樓上的辦公室去,心內七上八落,正在考慮應要從那兒開始尋起......,亨利便上來找她了...... 。


*下回續*










Thursday, 25 August 2011

夏雲秋雨 (內容簡介) Summer Clouds and Autumn Rain (Synopsis)











夏雲秋雨

內容簡介:

三十九歲香港出生的楊秋露,今天在倫敦是一位富有、美麗的藝術交易家。與痴戀了她二十一年的大學朋友兼知己程亨利,攜手在倫敦最高貴時尚的歌確街和車路士區分別經營两間成功的畫廊。然而,事業的成就卻彌補不了她傷痛的心靈。

在香港時,由於自少到大異常的家庭生活方式;令媽媽和她受盡鄰居和同學們的白眼和歧視。她對父親的不滿和憤怒,令她對自己發誓,今生今世决不會讓任何男人去决定她的命運,她將永遠是自己生命中的主宰。

來英唸書後第二年,從紐約來皇家藝術學院任教的張展帆去她和朋友合住的屋租房子;两人一見鍾情,繼而傾心相愛。可是展帆的前女友麗妮總是能夠利用他敦厚的性格對他糾纏不息,秋露誤會他對麗妮不能忘情,淒然離去後;赫然發現已懷著展帆的骨肉。獨自在巴黎把生下來的女兒交托給好心的巴巴拉和法蘭夫婦帶去被人領養。

十九年後,女兒張晴兒無意中步回她空虛寂寞的生命。但疼愛她的養父母堅持,如果秋露要相認便要讓晴兒也能夠與生父聯絡。亨利陪她往紐約尋訪展帆,藉著法蘭的朋友拜賴恩幫忙,向唯一知道展帆下落的麗妮求助。怎料秋露父親心贜病特發入院,她只好回港。亨利代她與麗妮交涉,两人竟墮入情網。無奈麗妮為了對展帆彌補和挽救他的事業,已答應下嫁紐約美術交易和畫廊權威約翰布郎。她失踪前留下短信附上展帆的地址,讓秋露知道展帆從未停止過對她的愛。麗妮告訴亨利,是他令自己首次感受到愛而被愛的滋味。

拜賴恩替展帆把畫展帶回倫敦舉行,秋露在賓客離去後出現,痛別了二十年的戀人重逢了。
人生的得失,怎麽衡量?要掌握自己命運的人,要付出甚麽作代價?

這不在於我們的權力去愛或恨,
於我們之間其實都已被命運安排。
誰曾經愛過,愛不是一見鍾情 ?


~~ * 克里斯托弗馬洛 * ~~

*下回續*


Monday, 22 August 2011

簡便桶子油雞 Easy Soy Sauce Chicken



家裏靜了下來,訪客們已陸續離去。沒吃了數日中國飯餸的丈夫自然提出要求;見他也乖了幾天,便弄了一隻簡便版的桶子油雞給他飽餐。他吃後說跟傳統版的味道無異,他也分不出有甚麼不同。其實我只是用五香粉取代了滷水包而已。五香粉已有滷水包內七種香料的五種,缺少的只是甘草和花椒,味道上沒有太大分別。

Friday, 19 August 2011

三文魚合桃貝殼意大利麵 Salmon & Walnut Lumaconi



兩星期的日子很快過去,又是姨甥返港的時間。今年是他首次獨來獨往,十四歲的他,已不用空姐照顧,還要自己轉機,但他都應付自如,勇氣可嘉!

Tuesday, 16 August 2011

番茄青瓜冷湯 Gazpacho ( Spanish Chilled Tomato - Cucumber Soup )



女兒和她的男朋友范才來往了年多,與我們一家卻好像認識了很久。

他熱愛文學,和女兒最是投契。喜歡談天論地,可以跟老公說過不停。不時提點小傻瓜般的女兒,簡直完全像我。彼此識英雄重英雄,與兒子惺惺相惜。你說,他要來,我們怎不歡迎?

Monday, 8 August 2011

黑森林蛋糕 ( 二 ) Black Forest Cake ( 2 )



上次做的黑森林蛋糕不太理想,女兒非常耿耿於懷。

於是事隔一週,我們捲土重來,這次後果不錯了。

當她爸爸用义子挑了一大角放進口去,然後第ニ、第三角的慢慢嘴嚼過後,很滿意地給我們豎起了大姆指,單了單眼;她那專注的臉蛋兒才抿著嘴微微的開心地笑了。

我想起那年,她剛開始學煮東西,每次緊張地逐個詢問我們意見時的情形 ...

Thursday, 4 August 2011

Cottage Pie 農舍批



妹妹的兒子從八歲起,每年夏天都會從香港來我們處渡暑假,他今年十四歲,算一算,也來了六個年頭了。

第一年,好友 N 八歲 的幼女也在這兒,兩個小東西整天玩玩吵吵的,幾星期轉眼便過去。

Monday, 1 August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