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4 January 2012

夏雲秋雨 ( 第六章 / 四、五 ) Summer Clouds and Autumn Rain Chapter 6.4 / 6.5



                                     


     學期正開始進入緊密嚴肅的階段,晴兒在舞蹈學校的上課和排舞鐘點非常長。每星期五天,從早上八時開始要直至晚上八時才告完畢,但多數時間學生都會繼續練習至差不多十時才願意離去。秋露與晴兒約定,下星期五晚去舞蹈院接她回家,晚飯留宿後第二天便會帶她去見畫家雷民。今天是星期三,秋露計算,由現在開始到她與晴兒再見面,她有七、八天的時間用來尋訪展帆。她不想再在晴兒面前扮演別的角色,她只想做回媽媽的身份。現在她體內的每根神經、每個細胞都在跳動,她母愛的天性被否認了這許多年,那股潛服的力量是何等強烈,她要把埋藏了的感情全力傾注出來,去愛護扶育晴兒,利用她的餘生去令她健康快樂起來。
     
晚上,她約了亨利來家裏吃飯,只他們两人時,他們喜歡留在厨房靠窗的小方桌旁。飯後,她把自己與父親的關係、當年對各朋友不辭而別的真正原因、晴兒怎樣意外地返回她的生命、勇敢偉大的耀宗與晴兒的愛情故事、和命運對他們的摧殘,以及她要為晴兒尋訪展帆的計劃坦誠盡告。
     
「你當初那麽决絕的放棄與展帆的感情 ...... 我們每個人都不能明白 ...... 你是不想懷孕的事被你父親知道?」亨利從來不敢在秋露面前談及當天的事情,深恐給她剌激。

     「那固然是原因之一,我更害怕重蹈我母親的覆轍。」秋露軟弱地說。

     「為何連一個解釋的機會都不給展帆?」亨利小心地問。

     「我怕他會說服我...... 」秋露痛苦的說:「我知他是永遠離不了麗妮的,他自己也承認...... 我不能活在那種三角關係的感情中,相信她也不會容許...... 若是把無辜的孩子帶到如此不快樂的成人世界裏... 多麽的不公平!」

     「要是展帆現在已經結婚了呢?和麗妮... 或是其他人?」亨利要知道她是否作好了心理準備。「如果他-- 不想被騷擾的話...... ...... 可以瀟洒地離去嗎?」

     「我也考慮過。」秋露何嘗不被這樣的思想折磨著。「我本人的感受是不重要的,我並不是要展帆改變他的現狀,經濟上他更不用負任何責任--我只是想他知道晴兒的存在--。茱莉不反對我把真相告訴晴兒,唯一條件是,晴兒有權知道她爸爸的現狀。」

     亨利挨前去捉著秋露纖柔的雙手放在唇上吻過了,放下桌來,用自己強大的雙手蓋著。深深地看進她憂愁的眸子裏,然後堅决地說:「我和你一起去紐約。你不用擔心,如果展帆是自由的也希望和妳們團圓,我只會給你們全心全意的祝福;不然的話,我不放心你單獨去承受任何打繫。」亨利頓了頓,補充地說:「有我在你身邊,如果他有太太,她便不會覺得你具有威脅性了。」

     「亨利,你真週到,我不值得你對我這麽好。」
     
亨利只簡單的回答:「舊的一章不完,新的一頁便永遠無法開始。」




     法蘭把他在紐約朋友們的聯絡資料給了秋露和亨利,他和巴巴拉都已退休了,两人便分身替他們掌管两間畫廊的業務,令他們好放心去辦事。
    
秋露在法國那十年裏,過的是自我放逐和隱蔽的生活,除了媽媽、婆婆和法蘭夫婦外,沒人知道她的所在。歐洲是她的領域範圍,任何有關美國的一切,她都避免聯絡和接觸,就是害怕展帆會得到她的消息。回到英國之後的十年,她卻不自覺地悄悄盼望展帆會回來找她或他們能在偶然的機會中遇上。話雖如此,她始終沒有勇氣去和美國的畫家或畫廊合作,就是怕真的會碰上了他。她的心情無可否認是矛盾不堪的,既沒法忘記他的錯,更難忘記對他的愛;日子在愛與自尊的對持下,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消逝了。要不是晴兒的出現,她可能就會永遠這樣守著空蕩的大屋和無主的情懷。

     今次去尋訪展帆,是為了晴兒,原因很充分,又有亨利在旁,她本來畏怯的心情逐漸轉變為正面性的積極,還加幾分期待。

     亨利未與秋露拍檔之前曾代理過幾位美國藝術家的作品,也去過紐約多次,不算陌生,秋露卻是第一次踏足美國。下機後他們乘上酒店安排的專車,向市中心的四季酒店駛去。

     亨利訂的套房只有一張床,他早已吩咐酒店替他在房內加多了一張。梳洗後他們便準時下去酒店的法式餐房去等候法蘭的朋友拜賴恩鐘士。

     秋露心內此刻緊張得像被頭野鹿橫衝直撞般襲繫著,亨利不時給她關注的眼神和支持的表示。拜賴恩出現了,比約定時間只遲了十五分鐘,他從長島乘火車來的。已七十歲但看來精神爽利,五年前因健康問題退休後便和太太搬離了曼克頓。

     他們互相介紹過,點了酒和菜,天南地北的扯了一會,才進入正題。

     「法蘭叫我替你們找的張展帆-- 說實在的,在曼克頓畫界裏,近年來已不知所踪。」拜賴恩是一個鬚髮俱已灰白,長相和藹慈祥的長者。他以前開的畫廊,代表的多是傳統作風的畫家如法蘭那代寫實派的。他對時下瘋靡流行的所謂現代派的抽象畫、裝置、錄影藝術等非常不屑,認為那都是欺世盜名的偽術。

     「我替你們把過去二十年來在這兒畫界中有他參與的資料都放進了這套CD內,張展帆以前公開的作品都在裏面,你們看過後,可以嘗試從那些曾經與他有關連的人那裏調查......, 不過不要抱太多希望。」

     亨利與秋露面面相覷,同聲問:「為甚麽?」

     「我本來最討厭理會人家的私事--要不是法蘭說你們那麽著急--唉!我這两天以來也替你們作過打聽...... 但, 怎樣說起呢?」拜賴恩抓了抓頭皮,一臉無可奈何的樣子。

     這時頭盤來了,打斷了他的話,秋露對亨利投去弧疑的目光,他對她示了個含蓄的眼神,叫她暫不要擔心。

     他們已一整天沒正經吃過東西了,加上作東的如不帶頭慷慨地叫菜和熱情的享用,客人便不能開懷的盡興。秋露的胃口卻像突然間失了踪似的,只挑撥著放在她面前的煎鮮帶子和香萵苣沙律,悶悶的,一口也吃不下去。亨利要的是黑椒青檸三文魚子醬伴生蠔,拜賴恩的是美明龍蝦襯雪利酒醋和蛋黄醬,两個男人痛快的吃著,又大塊大塊地撕扯開麵包,點混橄欖油和香醋掉進嘴裏,喝著配餐的酒,非常滋味的,口被塞滿了便也不能說話,幸好輕悠動聽的音樂飄繞迴旋於空間四週,沒有話說的三個人才不顯得太靜默。秋露耐心的等待侍者來把餐具碟子收去後,才抬頭向拜賴恩看去。

     「你不認為展帆已經離開了紐約吧?」亨利直接的問。

     「啊,不。我知他仍然在紐約,只是--他--我想,近年來像過著遺世的生活,在圈子內外完全銷聲匿跡。」

     「那麽說,之前他應該是頗有名氣的了。」秋露很渴望知道,他們分別之初,展帆過得怎樣。

     「那當然,如果約翰布朗要捧紅一個畫家,實在是不難的事...... 」拜賴恩喝了口酒,說下去:「但從他那兒離去的人,無論是自願與否,都不再一樣的了。」

     他的話令秋露不寒而慄,要追問下去,主菜卻來了。

     她要的是香茅汁伴烤鱸魚配嫰蒜;亨利點的是嫩蕪菁襯甘橘燴鴨胸肉;拜賴恩則叫了烘日式牛柳伴紅椒汁配炒青葱;他們還要了三份黑松露拌薯蓉。

     每人靜靜的吃完自己面前的食物,三人都沒要甜品。亨利覺得坐在這兒談話很拘緊,便吩咐侍者把咖啡和餐後酒送往他們房去,又替拜賴恩安排了酒店專用的客車待會送他回家。

     回到房中,氣氛比較自然,秋露不想再浪費時間。她對那忠厚但有太多顧慮的老人家說:

「我不知道法蘭有沒有把我和張展帆過去的事跟你說--為了我們的女兒,我需要知道他的所在和與他聯絡。請你無論如何幫我這個忙。」秋露如熱鍋上的螞蟻。

     「我不知道他現時住在那裏,但如果我把所知或聽回來的一切奉告,你們或許可以從中找到點線索。」

     「請不要有任何保留。」秋露懇求。

     「我記得張展帆開始成名大概應該是一九九一......十七年前,他那時正是布朗旗下的新秀,第一次個展便賣個滿堂紅,當時宣傳的資料說那三十幅畫用了他差不多三年時間,結果首展那晚便全被售去。之後他的身價直昇,每两年一次畫展,產量不多,物以旱為貴,作品還未展出已被收藏家訂購下來。」拜賴恩嘆了口氣,「你們中國人說的沒錯:「紅顏禍水。」應該是十年前吧,布朗新娶了他第三任妻子杜麗莎,是位美麗的雜誌編輯。布朗想請展帆替她畫幅藝術性的裸體肖像。雙方當初都極不願意這安排,加上两人都忙得不可開交。在布朗的緊持下,他們每星期天在張展帆的畫室會面「坐」幾小時,原定計劃是三至六個月內完成,結果卻畫了整年,據說布朗一看那完成的作品,便知道太太和張展帆睡過覺。--經過迫供,杜麗莎承認了,並要和布朗離婚。她跟了張展帆,他自然也要離開布朗,但他的聲名和地位自那時起再無翻身之地。--她後來還是和他分了手...... 」,拜賴恩一向不理會別人的閒事,若不是展帆與布朗太太的羅曼史當時被本地的報紙繪影繪聲的登了出來,他不會知得那麽清楚;當然他太太和她的朋友們對那類事件特別關心,談論過後少不免也回來對他講說一番,他太太是中國人,是絕對站在張展帆立場那方去的。
     
他喝了口小杯裏深黑色的特濃咖啡,看見秋露已形蒼白的面容和亨利對她擔心關懷的神態。他在心裏嘆息:「又是中國人說的:『問世間情是何物 ...... 』世上為甚麽總有這麽多的痴男怨女!」這間套房的超級豪華女皇床大得可以睡四個人,但卻在另一角落加開了一張床,看來這對男女有否進展機會還要視乎這女的與張展帆的關係如何解决。

     「鐘士先生,他們分手後... 有沒有人知道張展帆的下落?你剛才說他仍然在紐約,你怎麽可以肯定?」秋露焦急地問。

     「法蘭托我去唐人街的洪祥飯店打聽;老板已轉了人,伙記們還認識他,但不知他住那裏,只說他間中還有去那兒吃飯的,...... 他現在似乎很潦倒 ...... 。」

     秋露垂下頭,淚已忍不住流了出來,她閉上眼,掩著面,亨利上前去擁著她的肩。

     拜賴恩從袋裏掏出一張名片,交給秋露,「他們說幾年前這個叫陳麗妮的女人請他們如果見到展帆的話請通知她,有天她真的來得及在他離去時趕到,她很慷概的給了筆賞錢。那名片還一直放在抽屜裏。」




                                      


17 comments:

  1. 這'紅顏禍水', 說的彷彿是展帆了.

    不過畫廊主人忒多心機, 要旗下型男藝術家替自己新婚妻子畫裸體像?! 這不是設好圈套讓人跳嗎? 唉, 別考驗人性, 人性經不起如此考驗的.

    ReplyDelete
  2. Dear Miss LK,

    「紅顏禍水」,「命犯桃花」大概都可以形容展帆。幸好他本是至情至聖,但相信也只有一段海枯石爛的真愛才可以把他保圍。他的命運,就在擁有那份情的人手中了。

    Miss LK說得對,畫裸像這安排是個圈套。展帆已身在美國了,如果他走頭無路的話,誰有機會把他摟進懷抱?! 設這圈套的人最瞭解人性的考驗,也最瞭解展帆。

    多謝你的閱讀。

    ReplyDelete
  3. 憑直覺,展帆的事,應該不是謠傳的簡單。就看後續了。

    ReplyDelete
  4. jane,我只是好奇,从秋露离开的那一天起,你只交代秋露这二十多年的生活和变化,展帆呢?
    从秋露离开的那一天开始,他是什么心情?他用怎样的心境去渡过每一天?这一段漫长岁月如何过去的?其中的起起落落,高高低低,不见得他会过得比秋露好,为什么没有交代?让读者用自己的想像空间吗?你竟然如此残忍的对待展帆!千错万错,下判之前,展帆是否也可以提出上诉呢?怎能就如此草草将他置于死地呀!哎呀呀呀。。。展帆有没有申冤的机会呀?

    ReplyDelete
  5. Dear V,

    展帆這傢伙太不懂得保護自己了。個性戇直善良卻感情豐富,又有著英俊的儀表和最能令異性傾心不著意的柔情。讀這個故事的每個人都知道他只愛秋露,卻屢次見他敗在女人手中 ...... V 你的直覺,就像每一個瞭解他愛他心疼他的人一樣,這笨蛋,What Now!!

    ReplyDelete
  6. Dear ccm2poco,

    你也是疼惜展帆才會遷怒於我吧!那傻子又闖禍了!明知他無辜的愛人親人朋友都想找理由來替他解釋和拯救他。善良多情是無罪的,為甚麼他要接二連三受到懲罰?

    親愛的 ccm, 我怎麼會不給展帆機會呢?! 秋露不是千遠水路的來找他嗎?為了晴兒,她也不能空手回去的啊!生命是平面不是立體的,我們只能選擇一條道路對嗎?我選了跟秋露,那樣起碼可以知道晴兒的下落。如果隨展帆,我們不是更擔心秋露晴兒的命運嗎? ccm請息怒,我會儘快替你把那小子找出來,不審過水落石出不罷休行吧!

    也多謝你的閱讀。

    ReplyDelete
  7. dear jane,有一句话这样说:眼睛看到的不完全是事实,耳朵听见的也不一定对,当天如果秋露平下心,稍微冷静,而不是转身就跑,事情的结果就有可能会改变。
    倘若秋露愿意与展帆面对面厘清事情,整件事情摊开后,秋露最终还是选择离开,展帆是该死的!如果秋露愿意为了爱而留下,秋露和展帆以后的20年也会不一样。。。
    爱,也许真的可以改变和决定很多事情,就像谢霆锋对张柏芝的爱,不是也让谢霆锋原谅张柏芝当年的露毛照片风波吗?
    也许那个时候秋露和展帆太年轻了,大家都只有一股冲动,可惜呀,这一股冲动害倒两位相爱的年轻人,兜兜转转20年。。。。最美好的时光就如此浪费了,不胜唏嘘。。。。

    ReplyDelete
  8. Dear ccm,

    你說的都很對。但秋露當時才十九歲,還是一個 teenager,麗妮已廿五歲,在秋露心目中,必定是個成熟高明的對手,展帆和她還有過那麼一段水深火熱的過去。加上就是當天下午展帆還跟秋露保證過,晚上竟又和麗妮再糾纏一起。記得嗎?下午時秋露才覺得:『很害怕,她憑甚麽來跟麗妮鬥呢?除了展帆的愛。但如果展帆的心不是完全屬於她的話,她便會未戰先敗了。』
    雖說人生如舞臺,可是生命中的演出卻是沒有綵排或重演的。
    多謝 ccm對這個故事的投入,你和其他來跟我交換意見的朋友讓我可以從不同的角度看進去,是非常寶貴的回應,衷心感激。

    言歸正傳:改天請把謝霆鋒和張柏芝的故事由頭到尾告我 :)

    ReplyDelete
  9. Dear Jane,

    還是那句老話,展帆太不會保護自己了!老是被人陷害,老是抓不住自己的幸福也管不住前途!希望這些年的代價,讓他的性格好好被翻轉過來,否則你說秋露怎能幸福呢?

    ReplyDelete
  10. 雖然間隔了一段時日,但一追逐你的文章,很容易就沉浸在故事裡。
    秋露的眼淚、展帆的潦倒曲折,受世間撥弄的二十年間,令人不禁嘆息。
    接下來會有怎樣的展開?好期待續集。

    ReplyDelete
  11. Dear fish,

    你也很氣展帆對不?你說得沒錯。但不如怎的,自古以來許多俊男美女的命運都像身不由己般被人操縱,受人影響。他們的容貌常招引到別人對他們的愛慕和注意力,這些狂蜂浪蝶的騷擾只會給他們的幸福帶來破壞。當然如果自身的理性清醒和意志堅定,可以預防悲劇發生。然而,人,往往要犯了錯,才懂得怎樣避免,有時還不止一趟方能醒悟,可惜得很。

    ReplyDelete
  12. Dear Moon,

    你的溫暖支持,我隨時都感受得到,謝謝你。
    秋露與展帆,本是才子佳人,天作之合。卻由一開始便荊棘滿途,備受考驗。秋露是想自己掌握命運,卻要付出無比的代價 ...... 生命和愛情,在重重考驗下,箇中得失,誠然痛苦,那份領略,自是珍貴。
    多謝你的期待,續集快來了。

    ReplyDelete
  13. dear jane,陳冠希的電腦儲存很多照片,送去維修時,所有的照片洩露了,包括他和許多女明星的床上照片,當年張柏芝就有很多張赤裸裸的露毛照片滿天飛,當時的張柏芝已經和謝霆鋒結婚了,在這一個最難堪的時間,謝霆鋒選擇了支持和原諒張柏芝。
    正當大家都以為他們能夠幸福過日子的時候,張柏芝因為參加一位台灣歌手的婚禮,在回程的飛機上,巧遇陳冠希,還合拍一張照片,被傳到各報章上,事情一發不可收拾,最後的結果,他們離婚了。

    ReplyDelete
  14. Dear ccm,

    那真是可惜!他倆已有小孩了對嗎?謝霆鋒我看過他的戲,頗靚仔的,他倆當初孩子出生時的大新聞我也讀過。感覺上張柏芝並非國色天香,以為天之驕子的謝霆鋒既然是「弱水三千,只取心瓢」,張柏芝必定是很特別的女人。想不到這段婚姻會有這樣的結局 ......

    最無辜的,又是孩子!

    ReplyDelete
  15. 又寫錯字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