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8 January 2012

夏雲秋雨 ( 第六章 / 六 ) Summer Clouds and Autumn Rain Chapter 6.6


                                   

 


     麗妮現在是華倫與費沙國際廣告集團紐約公司的客户總栽,四十五歲的她,仍然保留二十年前的身段,樣貌是成熟了,魅力絲毫沒減。
     
     今早秘書說有個叫楊秋露的女子來電時,令向來冷靜的她驚震起來,她怎樣知到她的號碼?為甚麽要在這時與自己聯絡?來算二十年前的舊帳嗎?憑甚麽?小氣小家的小女子!當天連吵的勇氣也沒有就失踪了,害得那可憐的天下第一笨蛋花了幾年時間四處打聽找尋她!另一方面,好奇的她也想去見見這個展帆一直沒法忘掉的人是甚麽貨色,和有何本事?那麽軟弱的人,對她來說是最容易打發的。
    
     約好下班後六點半在四季酒店的花園酒吧見面。麗妮才在吧旁的高椅上坐下,抬起頭,卻發現一個獨在角落裏的男子注視著她,見她望了過來,趕快垂下頭去看手中的酒杯。
    
     六時四十五分了,麗妮最討厭別人遲到,起身正要離去,那男子走過來,禮貌地問:「你不會是陳麗妮小姐吧,是嗎?」這麽小心翼翼,典型的英國式口吻,麗妮覺得很好笑,便也問他:「你不會是楊秋露吧,是嗎?」那男子不好意思笑了笑,卻迅即嚴肅起來說:「對不起--陳小姐?--」見她沒否認,趕快補充﹕「秋露今天早上接到家人電話,他爸爸咋晚心臟病突發,送了去醫院,她要趕回香港去看他和陪伴她媽媽,我說我可以代她見你--。」
     
     「啊!這樣嗎, 你是她甚麽人?」
     
     「我們是--生意合夥人。」
     
     「真的?」麗妮打量這個長得像Keanu  Reeves的英俊男子。既然他們有事來求她,自己大可擺個恃勢凌人的樣子玩著,她笑著問他:「你們做的是甚麽生意?」
     
     看麗妮的樣子並不如想像中的可怕,亨利緊張的情緒寬緩了點,他鼓起勇氣提議:「可以讓我先替你另要杯飲品嗎?
     
     「也好,替我要杯石榴汁吧。」
     
     他們選了張檯子坐下,在幽暗車厘子紅的燈色裏,栽種於室內婀娜婆娑的槐樹旁,掩影桌上浪漫的燭光中,麗妮照常用她已緞練至爐火純青的交際手腕,在數杯飲品、幾碟小食和两個多小時的喁喁細談後,自問已輕易地把亨利設立的防禦網除下,知己知彼是麗妮兵法的第一章。臨別時她答應替他們留意展帆的動靜,有消息的話會聯絡他們,亨利替麗妮安排了酒店的客車送她回去。
     
     第二天晚上,秋露卒之來電話了。她爸爸雖然渡過危險期,但即時進行了四條冠狀動脈搭橋手術,目前情况隱定,但他不想驚動在加拿大的家人,秋露只好留下,和母親分擔守護父親的責任,也藉機會與年近八十的婆婆親聚。她固然萬分牽掛找尋展帆的事,暫時卻不能離開香港。她問亨利與麗妮會面的結果如何,他要不要回英國等她。亨利說他不介意留下,反正一場來到,看看有些甚麽可以做也好,不是當事人,說起話來可能容易些。他告訴秋露咋晚沒有對麗妮提起晴兒的事,只說在英國的朋友很想念展帆,想跟他恢復聯絡。
     
     秋露擔心這樣說麗妮不會知道他們的急切,但亨利卻認為如果麗妮仍然對展帆有感情甚至是和他一起的話,她未必願意讓秋露母女與他團敍。
     
     「你可以想辦法替我打聽他們之間的關係嗎?」
     
     「你想我跟踪她?」
     
     假想著那情景,秋露笑了出來,「那又不至於,她有沒有戴結婚戒指?」
     
     亨利想了想,「好像沒有。」
     
     「她臨走時怎麽說?」
     
     「如果她有展帆的消息,會與我們聯絡... 她又說...如果我需要找吃飯喝酒的好去處,她很樂意給我提供。」
     
     「她這麽神通廣大,我們不能放棄這條線索。既然她不討厭你,試試約她出來吃飯?」
     
     「我不是做間碟的人才。」亨利為難地。
     
     「你可以隨機應變,適當時候對她說實話便成了...... 亨利,我很擔心展帆......。」
     
     昨晚亨利看得出麗妮對任何事可以滔滔不絕,說到展帆時總有點保留。但有些第六感告訴他,她其實並不如外表那麽緊強。秋露給他的這個任務雖然困難,但感覺上既有意義而又富挑戰性,亨利接受了。「好的,我會盡力而為。」
     
     收線後,他看看錶,是晚上八時,他决定給麗妮電話。
     
     亨利是個成功的生意人,他的優點是他待人處事真誠的態度和温懦有禮的耐性。他外表是一臉的忠厚單純,私底下卻極細心精明和觀微知著;秋露常笑他是真正的大智若愚。每遇到困難的顧客或不合作的畫家時,亨利都有辦法把他們應付過來。難得的是,他拿得起,放得下,就是受了挫折他都不會表現失落。
     
     麗妮絕對沒想到亨利會這麽快再找她的,她以為自己的表現已說服了他,讓他相信她熱心而沒保留,只是對提供展帆的消息愛莫能助。
     
     「秋露托我多謝你,她爸爸剛做了大手術,她要留在香港陪伴雙親,照顧外婆。她說下次來時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才再與你聯絡好嗎?」
     
     「老人家沒事便好。...... 那你也要回去了?」麗妮不知為甚麽這樣問,出了口便收不回來。
     
     亨利答:「我反正已經身在這兒,畫廊又有好朋友幫著,我倒想多留一會。」
     
     「那也是好的,紐約有很多好去處......」麗妮小心地選擇詞句。
     
     「你吃了飯沒有?」亨利突然問。
     
     麗妮的心怦然,「沒吃過又怎樣?」
     
     「如果不太阻你時間的話,可以帶我去找好吃的嗎?最多將來你來倫敦時我答應回地主之誼 。」
     
     麗妮平時絕對不會接受這樣的約會,她不屑讓對方有自滿自喜的優越感。但亨利不像是那類的人。「離我家不遠,也很近你酒店,有間出色的法國海鮮餐廳,你步行或乘的士都可以,我半小時後在裏面等你。」她把名字和地址告訴了亨利。
     
     一頓晚飯下來,两人發覺大家竟然有那麽多志趣相投的地方。從食物口味,喜愛的舞台劇表演,欣賞的電影、演員和導演的手法,到熱衷的網球和運動等,都可以談得興高彩烈,非常投契。有好幾次,麗妮無意中捕捉到亨利投過來凝視的眼神,那深邃柔情的目光幾番無故地抽扯她的心弦。在情場上,她永不缺乏對她追求示愛的人,此生,卻從未有任何男人看她時令她這麽抖動過。
     
     他們整晚的話題裏,居然半隻字也沒提到展帆和秋露。
     
     的士在麗妮家門外停下,亨利付過錢和替麗妮開門後,两人站在路邊,剎那間大家都靜著沒話說。過了一會,她問:「要上來喝點甚麽嗎?」
     
     「不會太晚?」
     
     「明天是禮拜日,不用上班。」
     
      麗妮住的是中央公園附近的一幢十二層高的舊式建築物,很富名家建築特色和歴史價值。一九八七年才改革裝修成二十餘個單位的公寓,每層两伙住客,麗妮住的是頂層。
     
     在電梯內,两人靠得很近,彼此都可以呼吸到對方身上散放出來誘人的芬香和酒氣;暈醉心懷的吸引加速了强烈跳動的心脈,一對成年男女在向對方投降前克制著的剌激。
     
     送麗妮回到她門前,亨利說:「我不進去了,但我可以明天見你嗎?」
     
     麗妮摸不著他的心態,但又不想不見他,「明早七時我會在中央公園跑步,你在那裏會找到我。」想不到两人連這習慣也相似,亨利想。在倫敦,天氣許可的話,他很多時在黃昏或星期天都會去海德公園跑步。
     
     亨利扶著她雙肩,在她两頰旁輕吻一下,看她進去。
     
     回去躺在酒店內本來屬於秋露的床上,雙手放於腦後,合上眼,他想念著別個女子。
     
     一個男人,可以在四十一歲的時候遇上紅顏知己的嗎?五年前他向秋露求婚被她婉拒了,也許是命定?他的心在想到麗妮時的熱切興奮是他前所未有的經驗;可也為了這感受令他要加倍冷靜。他不想受傷害更不願傷害別人,在感覺上,麗妮似乎對他頗有好意。但憑法蘭所提及有關她過去對身邊的人所運用的手段、和他所知當年她是如何拆散了秋露和展帆的感情。她現在是否還對展帆藕斷絲連?甚至乎她對自己的態度會否只是一層煙幕?用以模糊他的視線,好讓他們找不到展帆。
     
     亨利是既矛盾又苦惱,為何這樣一個危險的女人竟有如斯難以抗拒的魅力?如果她是隻女皇蜂的話,他無疑就只是其中一隻不知死的雄蜂,要賠命的相交,那麽大的代價,值得嗎?
     
     考慮歸考慮,第二天清早,不到六時半他已來到麗妮家樓下等她。還差五分鐘才七點,她從大門出來時見到亨利,顯然的很驚奇。她把頭髮梳成一條馬尾,圓美的前額,沒有化妝的素臉依然動人;緊身V領的運動衣褲下,曲線玲瓏的身段。她看上去不過三十左右,比真實年齡青春了十多歲。
     
     「早晨。」看見麗妮,亨利微笑著朝她行過去。
     
     「你來做甚麽?」麗妮有心要給他一點苦頭,昨晚她讓他上屋去坐他卻臨陣退縮。
     
     「中央公園這麽大,我怕找你不到。」
     
     「那有甚麽關係?」麗妮向著公園方向行急步行去。
     
     「我有很多話要跟你說。」
     
     「我跑步時不說話的。」
     
     「我可以約你今天晚上吃飯嗎?」
     
     「又吃飯?!那我今天不是白跑?」她這麽說,即是答應了。
     
     亨利釋然,他們正要橫過一條馬路,突如其來的喜悅給他信心,他一把拖著她的手,两人跑了過去。麗妮想起十九歲那年展帆第一次拖她,那時花樣年華的自己感覺是勝利的興奮。此刻的她不再年輕,卻還能被亨利這樣的一個好男人攜著,她感到陣陣的幸福和滿足,然而,莫大的遺憾始終如影随形。
     
     在公園內,两人做熱身運動,麗妮笑著警告亨利:「我來這兒跑步不是當玩的,我要跑三個全圈,大約三小時。」
     
     「你為紐約馬拉松訓練?但那不是剛完結不久了嗎?」亨利也笑著看她。
     
     「傻瓜!今屆是完了,還有明年,對不?」麗妮單腳站著,用手把另一隻脚舉高過頭去做站著的一字馬。「况且,我也參加每年三月的半馬拉松哩!」
     
     「也吧,我捨命陪君子好了。」亨利沒告訴她,他每年也跑倫敦的馬拉松。
     
     「誰先跑完,就在這兒等好了。」麗妮說完後,两人都戴上了聽音樂的耳筒,舉高雙手和對方做了個high  five,便開始慢跑起來。
     
      星期天早上七時左右的中央公園,暫時還很清靜。亨利稍讓麗妮領先,他保持不遠的距離尾隨。
     
      差不多三小時後,两人都喘著氣,拖著疲累的腳步跑回起點。
     
     「真是有眼不識泰山。」麗妮筯疲力盡地說。
     
     「彼此彼此。」亨利其實已用盡了最後一口氣。
     
     两人隨行隨說,不久便回到麗妮寓所前。
     
     「我先回酒店淋浴換衣服,轉頭來接你去吃早餐好嗎?」亨利問。
     
     「我--待會有些事要做,你不是要請我吃晚飯的嗎?」
     
     「那要等到天黑...... 我還希望你可以帶我逛街購物,我媽媽和妹妹給了我一張長長的貨單!」亨利嘀咕地,他想爭取多見面的時間,他星期四晚便要上機。
     
     「乖乖,別扭計。」麗妮拍了拍他的面頰,調侃地說。「你今晚甚麽時間來接我?要我訂檯嗎?」
     
     「不用,讓我安排。六時可以?」亨利只好回復他的紳士風度。「請穿上去酒會的裙子行嗎?」
     
     麗妮甜蜜的笑了,在亨利臉上一吻,揮揮手便按下密碼進入大厦去。







9 comments:

  1. 呵呵呵,不止麗妮啦,看得我也心兒卜卜跳,但願是好事哦!

    ReplyDelete
  2. Dear ccm,

    這一對痴男怨女,花了半生時間固執地去愛一個不愛自己的人,痛苦地爭取一份不屬於自己的感情,真正緣份來臨時,就把他們敲撞得雲不附體,他們大概現在才真正感受到戀愛的滋味了 .......

    ReplyDelete
  3. Jane, 這篇對男女間奇妙感覺之描述勝於展帆與秋露部份。秋露大概想著,Matrix上身的Keanu Reeves,故托他當偵探:)。而我則想著,the symbolism of the pomegranate and the color red in this chapter.

    ReplyDelete
  4. Dear Jane,

    希望你傷風快快好起來!
    若是亨利與麗妮早二十年相遇,是否會如此投契? 不過要是有位Keanu Reeves在身邊,不動心兼動手很困難 ;)

    天下男子藉口如出一轍,都說家中女眷託買東西,要借小姐的好眼光陪著挑選... 讀來不覺莞爾。

    ReplyDelete
  5. Dear V,

    多謝!這一對男女像 vintage wine, 像 matured cheese,積聚了多年的醇香,充滿誘惑,未放進口裏先已在心內融化。那種吸引是勢均力敵,一觸即發的!
    秋露當年不過是個清新甜美的紅蘋果,正在“ I’m not a girl, not yet a woman” 階段, 展帆比她大十年,但男人是遲熟的,那時兩人的感情是單純直接 ...... 自然不會有亨利和麗妮之間的 desire 和 tension ......

    V 果然心細如塵,連這點也留意到 ...... 你知道Proserpina (Persephone) 的故事吧 .......

    ReplyDelete
  6. Dear Miss LK,

    謝謝你這麼有心,我已好得七七八八了 :)
    相信二十年前的亨利一定沒有今天可愛,那時他凡事舉棋不定。首先在第一晚他絕對不會有勇氣 offered to buy a drink for麗妮,第二晚不會主動打電話約她出來吃飯,和翌日去她樓下等她 ...... 當年的他,麗妮連眼尾也不會瞧一眼!是他今天的涵養氣度和燈蛾撲火的勇氣打動麗妮的,說真,當年的麗妮,亨利也不會喜歡。所以感情的事,timing 很重要。
    LK 先生當年可也用此招數借故親近? ;p

    ReplyDelete
  7. Dear Jane,

    男女二人,興趣相投最重要.亨利果然鼓足了勇氣,以前的他如果這麼主動對秋露,搞不好和秋露也能好好談場戀愛.不過現在跟麗妮在一起也挺好,看亨利的善良真誠能不能好好改變麗妮的處心積慮!期待看下去喔!

    ReplyDelete
  8. Dear fish,

    你說得對,如果兩家情投意合,真是會心有靈犀一點通。相信就是因為這種特別的感覺,才給予亨利前所未有的激情和勇氣。士為知己者死,何況這個是紅顏知己呢!真情來臨時,連亨利也馬上改變,相信麗妮也不會例外。
    多謝 fish 的期待和支持期。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