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5 April 2012

夏雲秋雨 ( 第八章 / 一、二、三 完 ) Summer Clouds and Autumn Rain Chapter 8.1 / 8.2 /8.3 The End



 第八章      倫敦      二 O O九年


 


     過去二十年來,開始頭五年,他每次回來打聽,秋露都杳無音訊,自此,展帆已有十五年沒涉足英倫了。此刻站在倫敦的一個畫廊內,他心內的感受有如倒翻了的五味架。

      今天晚上是他題名《忘記尚未》《Forget  not  yet》的個人預展酒會。這個畫展是由曼克頓的蘇豪國際畫廊安排在這兒舉行的,這是他們在倫敦蘇豪區的分廊,同樣擁有優越的場地和建立了的聲譽。這畫廊共有两層的展覽面積,每層佔地仟多平方呎,畫廊負責人是李察和貝蒂夫婦,他們對展帆的畫由衷的欣賞驚嘆。特別是具蒂,她說看展帆的畫,猶如窺視到詩人的心境。畫裡的意思充份感性真情,表達手法卻虛渺迷幻;重叠透視而濛矓的色彩構成圖面的前景,望進如雲如霧般的畫中去,有時可以看到那隱隱呈現,令畫家魂牽夢縈的人。無論是描情或寫景,展帆把畫面氣氛掌握得神秘美麗中見真實。

     進門處的一道大牆,貝蒂把展帆題名《誰曾經愛過,愛不是一見鐘情?》的一幅50X40吋的油象懸於正中。是一個站在門內的少女上半身的特寫。淡淡的雲煙輕蓋浮沉,像回憶裡的依稀;然而觀者都被畫家的巧手神功拖到門前,如他一樣,被那少女脫俗的氣質、痴痴的凝眸深深吸引。他不知如何,竟能溶進點點的追惜抱憾。貝蒂知道這張畫,她就是要開極高的價,也有把握賣去,展帆卻說此幅是非賣品。

     酒會剛在一小時前開始,李察對來賓介紹過展帆的背景和成就等等的演說之後,展帆便隨著他和貝蒂,忙於週旋於買家和出席者之中。看著一個個紅點貼上了他的畫標去,他不禁百感交集。他父母都在場,两人老懷大慰,等了這麽多年,兒子總算能再度成為被欣賞和接受的畫家,他母親感動得躲在她丈夫胸前抹淚。

     由於李察與貝蒂的影響力,倫敦的美術界早已在展帆抵步前熱烈地作出反應。資料報導:『 張展帆是位成功的美國藉華裔畫家,年青時攻讀於三藩市藝術學院大學,繼而考獲紐約藝術學院獎學金,進修碩士學位。畢業後努力不斷於從事教育和畫藝的創作。曾在英國倫敦皇家藝術學院任教。有十年時間在紐約市曼克頓的約翰布朗畫廊舉行個展。作品每每未公展已全被收購。近年來埋首於發掘對生命、人性與情感的體騐和探討。今次蘇豪國際畫廊非常榮幸能把這位天才橫溢的美術家和他七十幅珍貴的近作帶來倫敦--這位純美派畫家情感的發源地。』

     倫敦、歐洲和美國的畫評人、收藏家、買家、傳播媒體、學生、美術工作者、公眾等等,都對這個被譽為《本世紀最富浪漫色彩的畫展》,給予熱切興奮和好奇的迎待。    

     預展酒會完畢,六十九幅展帆的心血全都被新主人認領了。其中居然有很多的收購者是來自紐約的。展帆的心情總算是有點安然。

      李察先駕車送展帆的父母回酒店休息。貝蒂把三位助理打發走,說今晚大家都累,明天早上提前一小時上班才來收拾好了。

      大門鎖上,貝蒂在辦事桌前坐下,靜靜看著脫了西裝,解去領帶,挽起衣袖,埋首細讀來賓評語錄的展帆。今晚之後,這樣與他單獨相處的機會 ...... 恐怕不會有了。

      記得六個月前她第一次飛去紐約與他接洽,在他小教堂後的住處和畫室裏會面。他的天才,他畫中的情意,他儀容的不修,他的談吐,的咖啡 ...... 都不斷地給予她翻動的感覺

      展帆抬起頭,迎到具蒂的注視,趕緊把目光放回手中的名冊。

      貝蒂站起來,找到兩隻沒用過的酒杯,從冰桶裏提起被冰水浸著,剩餘的半瓶香檳,走近他身旁。

      貝蒂是一位保養得很好的中年婦女。年輕時過的是倫敦時尚的波希米亞式上流社會交際生活。認識了對 Pre-Raphaelite 鑑賞及收藏的李察後,才安定下來

      展帆看到她手中拿著的,馬上婉拒:「對不起貝蒂,我已說過我不喝酒的。」女人與酒,這樣的方程式,一加起來,總會給他彌天大禍!

      不想令她難堪,他趕緊補充:「你累了嗎?你說我們等回要見的朋友,不如明天才去好吧?」

      這就是他的動人之處,總會體貼別人,顧全他人的感受。

      算了吧!就是無奈 ...... 讓他走

      「沒問題,我們現在就去。」




 


    
      黑暗中,貝蒂把車停了下來。向窗外的一間大屋頷了頷首,示意展帆到了。
      
      「你不下來嗎?」展帆奇怪貝蒂雙手仍按著駕駛盤,也沒有關掉馬達的意思。
      
      「去吧!好好珍惜你的幸福。」搖搖頭,貝蒂不再望他。不知為何,心裏卻突然有點釋然戰勝了魔鬼,當然要比投降心力俱疲,但起碼是一場勝利。縱使由始至終,也不過是展帆一人獨力應戰。
      
      揮手送走貝蒂,展帆轉過身來--忽然間,眼前一切似曾相識 ...... 那天晚上他只穿著襪子,從石階上追了下來,就是蹲在這兒拾起秋露外衣的,然後瘋狂地隨張西望隨向前跑,經過巴士站,走進地鐵站 ...... 打電話給亨利,跟蓮娜說話--真正感受到失去秋露的滋味 ...... 那撕心裂肺的痛楚 ...... 以後的沉淪、放逐、自省 ......
      
      今天,為甚麼他再站在這兒?
      
      抬頭向屋內看去,隔著窗帘,有隱約的燈光。震抖著,他跑上臺階。
      
      鼓起勇氣,他按下門鈴。
      
      門開了。
      
       門後的人--秋露--,是秋露!--那張他想念了萬千遍的臉!--那張他每天都繪畫多少次的臉!--那個令他常在回憶裏傷痛的,此生唯一依戀的愛人 ......
     
      他的心激烈的跳動著,眼眶的熱淚滾滾的流了下來。
      
      他伸出雙手,喉裏鼻間都被啫塞了,啞著聲,他問:「秋露!是你嗎?」
      
      她來到他跟前,僵立著,隔著淚仔細看他。展帆不相信自己眼晴,擔心這是幻覺,雙手捧起她的,也細細審視。胸間突然感到絞痛,他張開口,卻說不出話。牢牢的把她摟過來,親貼她冰凉的面頰,擁抱她無力的身體,他淒淒地壓抑著哀泣,她把臉埋進他胸前,緊靠著,也痛哭起來。
     
      好一會,展帆才輕輕把秋露帶到沙發去,扶她坐下,他跪在她身旁,一直沒放開她的手,鼓起勇氣,他問:「秋露,你回來了?-- 你可以原諒我嗎?」
     
      秋露趕快把展帆拉起。觸摸他的腮,他微灰的髮鬢;他成熟、蒼桑了,依然的情深愛切。她低聲說:「展帆,要請求原諒的是我 ...... 。」  
    
                                        
                                  



      閙鐘聲把秋露吵醒了,她轉身去,微睜的睡眼見不到展帆,驚得馬上下床。
     
      隨著咖啡香走到廚房去,展帆正背著她弄早餐,電視機的音量低低的。她悄悄的抓起展帆的咖啡喝了两口,跕著足走到他身後,用手蓋著他雙眼,展帆隨即回過來,看到是她,把她摟,低下頭去不的吻她,嘗到她口裏的咖啡味,便搔她的癢說:「誰偷喝了我的咖啡?」她尖叫地笑著掙扎求饒,他把她抓實抱緊,作勢要再惩罰她,她怕得合上眼,喊道:

      「我以後不敢了,你放過我吧!」展帆咄咄逼人,「好!除非你對我保證,永遠永遠都不准再離開我,不然,我不讓你走。」秋露張開眼晴,迎上他温柔的目光。
     
      她一字字的慢慢唸出:「我楊秋露發誓,永遠永遠也不會再離開張展帆,我們要常相廝守,白頭到老......
     
      展帆沒讓她說完,已吻住了她。
     
      「你不是說還要多两個孩子嗎?」展帆將秋露抱起,輕聲問她。
     
      「也不是現在呀!」秋露笑著拍打他的胸膛,「我的早餐呢?快點吃完我們還有很多事要辦。」
     
      「例如呢?」展帆記起他燒著的水,只好把秋露輕輕放下,趕快前去把蓋打開。
     
      「我們要去選購亨利的訂婚禮物,然後駕車去接法蘭和巴巴拉,一起去瑪姬姨家參加亨利的訂婚晚會。」
     
      「亨利訂婚?跟誰?」展帆驚喜道。
     
      「你猜!他的女朋友--未婚妻,你也認識的。」秋露興高彩烈。
     
      「不會是你吧?」展帆皺眉,不安的看她。
     
      秋露把茶布向他擲去,「如果是我,他會讓你跟他的未婚妻製造小孩嗎?」
     
      「唔... 我們的朋友之中,未結婚的女性......」展帆努力思考。
     
      「亨利是我的朋友,但她是--你--的朋友。」秋露給他一點線索。
      
      「我只得一個女性朋友,連她也於去年結婚了。」
     
      「你有出席她的婚禮嗎?」
     
      「沒有。」
     
      「那你怎麽知道她沒有改變主意?」
      
       展帆目不轉睛的看秋露,最近發生了這許多事,一件比一件奇妙,一次比一次更不可信;他已不敢否定任何事情的可能性了。他遲疑,「不會是麗妮吧?」

      露歡笑鼓掌。她跟著把亨利和麗妮從相識到相愛的過程都告訴展帆。
     
      「布朗方面,她怎麽解决?」展帆擔心麗妮不能全身而退。
     
      「布朗為了要與麗妮的私人助理結婚,他主動向麗妮請求解除婚前協議書!」
     
      「麗妮答應嗎?」
     
      「當然答應啦!那即是她與亨利也可以正式來往了。」    
     
      「我衷心祝福他們--。」展帆誠心為他們默禱。同時卻想起杜麗莎,她跟布朗分手時結婚還沒滿两年,她是否也如麗妮般簽了合約?難怪當時她走頭無路要借他那兒暫住,後來還很狼狽地離去。
     
      「你不用擔心,亨利對麗妮是全心全意,他會好好照顧她的。」秋露見展帆不作聲,怕他不放心麗妮與亨利的閃電式戀愛。
     
      「總算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我真替亨利和麗妮高興。」展帆把秋露的雙手放到唇去親了親。起身去把咖啡壺取過來,把秋露和自己的杯都斟滿了。
     
      「那我們幾時見晴兒?」展帆急不及待。
     
      「明天晚上,我們一起去接她放學,然後帶她來看你的畫展。」想起晴兒,秋露的母性盡情流露,她慈愛地笑著說。
     
      「晴兒知道你和我與她的關係嗎?她長得像你還是像我?」說到他和秋露的女兒,展帆心內亦已有做父親的感覺,很快,他們便是一家三口,上天對他太仁慈了。
     
      「別人說她像我,尤其是她的鼻、嘴和臉型;而我覺得她有你的眉目和形神,啊!還有你的梨渦。」秋露笑著回答。忽然,語氣轉變了,她低聲說:
     
      「晴兒不想離開她爸媽,他們對她付出了太多,會永遠是她的父母,她愛他們也愛她的弟弟。」
     
      展帆點頭。
     
      「茱莉和查理絕對尊重晴兒的决定,卻也同意我們可以隨時見她。--我會將法國那間渡假屋賣去,然後用茱莉和查理的名在雅芭打菲購置一間大屋,算是感激他們對晴兒養育之恩的小小答謝。--如果他們不介意的話,讓我們間中去小住一下,那是個很美麗的地方...... 。」忽然,語氣轉變了,她低聲說:「原來晴兒早已知到自己不是茱莉和查理的女兒,但不想他們傷心,只裝作不知。」
     
      「是誰告訴她的?」展帆很詫異。
     
      「她說唸小學時,班裏的两個女同學說她們媽媽講的,沒看見過茱莉懷孕,卻推了個嬰兒出來;又說她爸媽都沒離開過雅芭打菲,而晴兒的出生地是法國,證明她是被收養的。」
     
      「晴兒介意嗎?」展帆怕秋露難過,只能輕描淡寫的問。

      「晴兒說全憑耀宗,每些事經他分析過後,都變得不複雜了。他教懂她緊強和諒解,......」說到那個已不在晴兒身畔,一生偉大無私、勇敢卻不幸的男孩,秋露頓時淒傷來。告訴耀
     
       展帆坐到秋露身旁,安慰她說:「他不用再受苦了......。」
     
      「我打算在耀宗以前唸書的學校,用他的名設立一份獎學金給成績優異,家庭環境卻不太好的預科畢業生,好讓他們專心去投考大學。...... 另外我要損獻一筆費用到研究青少年骨癌的慈善機構去。」秋露沉重的繼續:「耀宗的爸媽和弟弟那兒,我也要盡點心意。」

     「我非常讚成,讓我們一起去辦好了。你所有的計劃我都全心全力支持,這樣的安排,我相信是最理想的。只要大家都能和洽相處,形式不很重要...。」

     「當然--除了我們的婚禮--。」說著,展帆已捉著秋露的手,跪了下來。

     「秋露,你願意嫁給我,做我的太太嗎?」

     秋露料不到展帆會在這時向她求婚,有點手足無措,卻顯然喜出望外。

     「噢...當然,展帆...... 我已等了二十年!」

     「那麼,你即是承認 ...... 在第一次與我見面時,你便愛上我了。」展帆氣她。

     「你敢否認 -- 你不也是一樣嗎?」秋露搥他。
    
      展帆緊握著秋露雙手,深深地看她。

     「我絕對承認。相信嗎? Who ever loved, that loved not at first sight?  ”」展帆語重深長地說:

     「一見鍾情是命運,也是緣份。」
    
     秋露與展帆的婚禮於秋露四十歲生日那天在雅芭打菲港灣舉行。爸爸、媽媽和婆婆都從香港過來參加,展帆的父母也從美國飛來。不用說,晴兒幸福快樂地夾在他倆和茉莉、查理、弟弟身旁,他們所有的朋友和他們的家人,都在海灘旁那間大屋和他倆一起慶祝。

     秋露替爸媽拍下了他們在一起這麽多年來的第一張合照......



Who ever loved, that loved not at first sight?

It lies not in our power to love or hate,
For will in us is overruled by fate.
When two are stripped, long ere the course begin,
We wish that one should love, the other win;
And one especially do we affect
Of two gold ingots, like in each respect:
The reason no man knows, let it suffice,
What we behold is censured by our eyes.
Where both deliberate, the love is slight:
Who ever loved, that loved not at first sight?

By  Christopher  Marlowe







11 comments:

  1. 這個星期不用再上課唸書,但昨天開始,我又有了新的兼職,
    在家工作,也算跟飲食行業有關。:P
    下午完成週末學校的備課和批改工作,有空便上來轉轉. :)

    It lies not in our power to love or hate,
    For will in us is overruled by fate.
    愛與不愛不是我們所能控制的
    因為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只要兩情相悅, 愛其實很簡單……

    這首詩很浪漫,很有意思~~

    讓我想起了幾米的那本《向左走向右走》的繪本,
    裡面開首引了一首由波蘭詩人的Love at First Sight
    人生也許真有那麼一刹那,你遇到了原本最適合你的那個人,
    可是也總有那麼一點點兒的差錯,使兩人對面相逢不相識。
    是時機不成熟?還是二人不懂得珍惜?
    到最後,不就是命運……

    有時候想,若果每個人都能從一開始(第一眼)就知道對方就是自己的另一半,
    那這個世界會否少了一些悲劇或麻煩事?

    不過,看到故事的結局:有情人終能成眷屬,實在是再美不過的事!:)

    ReplyDelete
    Replies
    1. Miss,

      考試完一定很興鬆了吧,要好好的休息享受一下才行!怎麼這樣好的,可以找到在家做的兼職,還與飲食有關 :)

      真高興你來跟我談這故事。
      你看出來了。
      我寫這小說想要說的,就是最末的一句:「一見鍾情是命運,也是緣份。」這是我們東方人的想法,想不到西方學者也有類似感受。這大概就是生命上經歷回來儲藏下的心得吧。
      命運與緣份沒有科學根據,但活過半輩子的人多少都不會否認它們的存在。但人可以改變命運嗎?從他人的例子看來,是有得必有失。只是當我們年青時,人生和價值觀念會和日後的不同,很多遺憾也是因此做成。
      可能有人會說,這結局太完美了,現實生活不會都是大團圓結局的。
      說對了。但我的故事只是結局於此,並不代表故事中每個人的生命都結局於此。亨利與麗妮的結合,婚姻的路會就此平坦嗎?真愛是要經得起生活上不斷的考驗。不過我相信他們可以克服過來。還有晴兒,她能否忘記耀宗?有男孩子可以取代他在她心中的一切嗎?

      相活每個人的生活都不會無風無浪,黎明前的黑暗很難熬。但忍耐過去的人,知道那感受。會對身邊的一切事物特別珍惜。對別人也會更同情寬諒。學會取捨。也更瞭解生命。

      再要多謝你來分享寶貴的意見,非常珍惜你的誠意。

      Delete
    2. Jane: 這份兼職是為一些餐廳software做一些Data entry,工作量不多,可以有空閒忙其他事情也不錯。:)

      想來已很就沒有真真正正看過一本愛情小說。年少時,看過瓊瑤、亦舒便沒有再看過愛情小說了。

      人可以改變命運嗎?這也是我一直想著的問題。開始時,我們為自己的環境設定了一個影像,覺得這就是上天給我們的命運,合意的話會繼續隨這“命運”走下去,不合意的話,會想去改變命運。但天知道可能到最後這“改變命運”的做法也是我們命運的一部分。所以如你所說,活過半輩子的人多少都不會否認它們的存在。

      "真愛是要經得起生活上不斷的考驗。"這句話補充了詩歌的內容。一見鍾情是一個開始,之後的經歷和磨煉便是對這段感情的印證,彼此的感情亦會漸趨深厚堅固。因此我想,男主角展帆在最後所說的“一見鍾情”當中或包含了更深的意思,即從開始到現在,縱使當中大家經歷了不少痛苦掙扎,但他對女主角秋露的感情是沒有改變。緣份讓他們相遇,讓他們經歷了這麼多還可再相遇,讓他們學會珍惜。

      Delete
    3. Miss,

      任何工作都是經驗,踏出了第一步,前面將有更多道途讓你去走。願你享受每一段的路程。

      你的體悟真是深切不過,完全是我想表達的意思。
      我相信命運,但我也認為在某程度下,在逆境中,人們如果抱著正確的理想和信念,沒有理由坐以待斃的;應該嘗試改變命運,創造人生。" Fortune favors the brave." 可能到頭來,你還是要認命,但起碼你已盡了最大的努力,也不枉此生。

      再多謝你用心來閱讀這小說。願我們互相共勉!

      Delete
  2. Replies
    1. 小咪,

      很多謝你的閱讀和意見分享。

      這故事中的人都已經歷過半生的遺憾,現在是他們等待到曙光昇起的時候了......

      Delete
  3. If 秋露 had married 展帆 when she was twenty, it would have scared me just to think about the consequences... a baby girl, 展帆's unstable teaching job, 秋露's unfinished art degree... Gosh!
    Although 20 years have been missed, the connection is still there, how nice it is to start a new life together when you're mature enough to be so sure of what you want to do with your lives....

    ReplyDelete
    Replies
    1. Anonymous,


      Yvonne,

      You’re absolutely right.
      Yes, imagine; had秋露 decided to keep the baby, stayed with展帆, they would have struggled, rowed and fought. 麗妮’s shadow would have always cast over them. Whenever they had an argument, she could conveniently offered her shoulder for him to cry on; 秋露could never totally trust展帆. At the meantime, she and her father’s relationship would have completely broken down, she felt so let down by life and展帆 ...... At the end, she may still leave him! And they may never be happy again!
      Like you said, at least now they both are mature and successful, can spend the rest of their life happily together.
      秋露 made a very brave decision at such a young age, changed their fate forever; of course it’s not without a heavy price to pay for. But in life, you win some and you lose some, whichever way you chose.

      Delete
    2. Dear Y( Anonymous),

      Forgot to thank you sincerely for coming to talk about the novel with me, your views on things have always meant a lot to me!!

      Delete
  4. 展帆終究學會拒絕命運的陷阱了... 與柔弱但執著的秋露和攻心計而又無比痴情的麗妮相較之下,男主角的存在感似有若無,讓故事略失衡... 不過也可能是我自己對這類型多才多情然優柔寡斷的男士難耐,寧願跳到亨利的章節 :)

    喜歡情詩前描述秋露爸媽的一筆,這對年華早逝有情人的團圓更教人心疼不捨, 一見鍾情註定了一輩子的忍辱負重不離不棄。

    ReplyDelete
    Replies
    1. Miss LK,

      很多謝你持續的支持,常來和我談論這故事。

      瞭解你的心情。展帆就是展帆,他是男人,還是位畫家。能夠照顧妥自己,擺脫得去命犯的女色和桃花,已令人喘一口氣了!生命自會領著他行。他和秋露一旦有了孩子,做丈夫和父親的責任會令天性善良的他更能發輝他的光和熱。他會不顧一切地保護愛惜他和秋露建立的這個家。他會是個難得的丈夫和爸爸。

      創作夏雲秋雨這故事,除了要探索命運與人生的種種之外,主要是想寫在逆境中,堅強地面對生命的女性。她們的的生活和愛情。

      很高興你喜歡這對甘心受命運安排的有情人。秋露媽媽的默默承受與秋露的勇敢反抗,影響了她們和身邊人的一生。得失對錯,讓大家各自去體味好了。

      再衷心感激你意見的分享。謝謝!

      Delete